荷包网 > 高辣文 > 吸血族蔷薇骑士夜 > 吸血族蔷薇骑士夜第2部分阅读

吸血族蔷薇骑士夜 吸血族蔷薇骑士夜第2部分阅读


    “湛蓝我们去哪里”她话锋一转。

    湛蓝眨了眨她漂亮的眼睛,弱弱的问了一句。“是你付钱吗”

    米妮无语了。

    “ini,如果你付钱,我会考虑二号餐厅滴。”湛蓝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米妮想杀人。

    “我付钱。”米妮无语了。

    但是,谁叫她这个人比较善良捏

    正当这两位活宝准备前往的时候,一个少女快速的从她们眼前走过。她的帆布包好像没有扣紧,一晃一晃的,突然,有一本书从里面滑落。

    “喂”湛蓝刚想叫那位女生,可是她好像走的很急,一会儿就淹没在人群里。

    湛蓝无奈,捡起那本书。这才发现这本书十分的古老,就像欧洲十八世纪的古书一样。

    “ini,你先去打饭,我把书拿去还给别人”说完,一溜烟不见了。

    我还真成你仆人了米妮在风中汗死。

    湛蓝到处走,仔细的看着每个人背后是否有被那种款式的帆布包,最后,她锁定了一个人。

    “喂,同学”湛蓝将手搭在那个女生身上。

    不知为何,她感觉到了女生身体的僵硬。

    她把那本书递到女生面前,“请问,这是你掉的么”

    女生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她蓦的转头

    “湛蓝”

    湛蓝奇怪她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你今天来我们班发了表格的,你忘了吗”棕色马尾辫少女继续说。

    这下湛蓝才想起她是谁。早上同样语出惊人的少女艾草。

    “哦”湛蓝感觉自己的表情要僵掉了。

    “真是谢谢你了,我竟然没发现如果这书没了我就完了”艾草语速很快,然后宝贝的把书捧在怀里。

    “其实没什么”湛蓝感觉真的没什么。

    但是艾草感觉非常有什么。如果没有了预言书,她的预言术根本没用。虽然她这个能力在血族中非常罕见,到这也是她唯一的死岤。

    “我请你吃饭吧”艾草发出盛情的邀请。

    “不了,我朋友还在等我。”湛蓝僵硬的摇摇头,婉言谢绝。

    “嗯那好吧。”艾草也比较想得开,“那我先走了哈”

    湛蓝点头。

    另一边。花房。

    展睿一口一口吃着南宫若做的蛋糕,一边含糊不清的问,“她看出了那是预言书吗”

    yuedutextc;

    一般的血猎都应该了解那书上充斥的味道以及十二骑士的能力。

    “没有。”艾草喝了一口水,然后口气转成恶狠狠的,“话说展睿你也忒坏了拿我的书去做诱饵如果她是血猎怎么办”

    展睿无所谓的大笑出声,“不可能有这么呆的血猎啊”

    千夏姐妹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我不管”艾草和他杠上了,“你必须承认你是猪头我们说好了的”

    “不可能”果断拒绝。

    “你”艾草气急。哪有这么耍赖的骑士啊

    上北哲默默的吃着蛋糕,突然冒了一句,“荆园太乱了,干脆请一个管家吧”

    “血族那边请吗”南宫若喝了一口茶水。

    “太慢了。”浅映然摇头。

    “那从人界吗正好可以避人耳目。”南宫若微笑,“你怎么认为呢允宸”

    叶允宸静静地翻着书页,面无表情。“无所谓。”他冷艳的吐出三个字。

    “那这是交给艾草吧,反正她闲着没事。”展睿趁机整人。

    “你”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展睿朝她做了一个鬼脸。

    艾草泪了。

    night.8

    早上。蒂梵尼学院。

    米妮兴冲冲的跑到湛蓝身边,然后摊开了一张纸。

    “你干什么”湛蓝满脸防备,没事献殷勤,非j即盗

    米妮无辜了,她眨巴眨巴黑色的眸子,然后示意好友看看那张纸。

    荆园招收女仆。

    人家招收女仆关我什么事湛蓝翻了一个白眼,准备去和周公约会。

    米妮急了,她赶紧把湛蓝从桌子上面拉起来。

    我可是为你提前要到的这个消息,你别不接受啊

    湛蓝真的无语了,她无辜的眨着冰蓝色的眸子。

    你大白天扰人清梦又不说清楚为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米妮于是开始解释。

    “昨天dn班级drk night简称里的艾草同学找我爷爷想让他帮忙找一个仆人或管家照料一下那十二个人的起居。”米妮简短的说完。

    什么时候校长成了管事婆

    yuedutextc;

    再说叶家财大势力大,一个仆人还不好找

    湛蓝心里这样想的,但还是把所有问题泡泡给压了下去。

    “所以,你想让我去荆园做女仆”湛蓝笑的那一个狡猾,“工资多少”

    她决定直奔主题。

    再说了,打工不就是为了钱嘛没有钱打工干什么。

    米妮看着见钱眼开的少女,泪了。

    湛希那小子怎么有了你这样的姐姐

    “工资你到时候就知道了。”米妮将那广告纸收好,心里默默叹息。

    钱乃身外之物,成天想着钱干嘛

    而且,有那十二个精致少年少女围着,蓝蓝你还想工资干嘛

    要不是爷爷不让她出去干活,她也想去荆园啊

    酷男靓女围着,天伦之乐啊

    当然,这些只是她心里想的,要是说出来肯定会被湛蓝吐槽死的。

    有的时候学乖点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她好像忘了一点她忘记告诉湛蓝地址了。

    于是乎

    下午。

    “可恶该死的米妮没有把地址给我”某女站在街头碎碎念。

    某女伸手摸了摸包,发现还有之前节省下的一张红票票。

    “看我明天怎么为我的钱报仇”一股邪灵罩着湛蓝。

    其它路人见此纷纷躲远。

    “txi”湛蓝挥手拦截出租车。

    几十分钟后。

    湛蓝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原本的红票票变成了几点零碎,心疼的说不出话。

    “小姐,荆园到了,祝您好运哈”出租车大叔张着满口黄牙的嘴笑着数钞票。

    是哪家神经病把房子建在郊区看我不等等那大叔说祝我好运

    哪门子的祝我好运

    “你话什么意思”某女急忙追问。

    大叔一本正经的把钱收好,然后一本正经的咳了咳。

    “同学,你还不知道么”大叔脸立刻狰狞起来,把湛蓝吓了一大跳。

    yuedutextc;

    “呵呵,吓你玩的”大叔挥了挥手,笑着解释。

    湛蓝想杀人了。

    大叔看见湛蓝满脸怨念的样子,赶忙解释,“也没什么啦就是这座庄园被传有鬼,然后晚上经常出现灵异事件之类的当然,没有什么凭据啦”

    大叔说的很坦然。

    哼我可是相信科学的有志青年才不相信这些鬼话

    湛蓝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上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入这座庄园。

    那些名不见经传的鬼话们都见鬼去吧

    night.9

    湛蓝开始后悔了。

    湛蓝真的,真的,真的开始后悔了。

    她感觉这个地方真的好奇怪。

    第一,四周不知名的古树的树枝纷纷聚拢把整个天幕遮了起来,看不见阳光。

    第二,时不时有几只不知名的生物从头顶划过,翅膀扇动的声音令她毛骨悚然。

    第三,大片大片的红色蔷薇,泛着可怕的血红的光芒。

    就像湛蓝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内心,像电影里面的吸血鬼古堡

    当然,开玩笑而已。

    她朝着这条笔直的大路前行,肆意生长的蔷薇花让她有点慎得慌。

    她只有飞快的走着。

    “咝”湛蓝轻轻吸了口气,将手慢慢的抬起,发现手指上出现了一条血红的印记。

    她的手流血了。

    没事没事。湛蓝安慰自己,磕磕碰碰而已,不碍事。

    她抓紧书包带,动作匆匆。

    慢慢,眼前出现了一栋巴洛克风格的别墅。

    应该到了。湛蓝眨了眨冰蓝色的眸子,走上前敲门。

    “啪啪”叩门声在空旷的氛围中回响。

    “吱呀”大门缓缓的被拉开。

    湛蓝屏息凝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两个面容精致,长相相似的少女站在门口。

    她们拥有着精致的脸庞,墨绿色如同猫一般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少女。

    “你就是艾草请来的女仆”右边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女孩淡淡的问。

    yuedutextc;

    “叫什么名字蒂梵尼学院的”左边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女孩瞥了一眼湛蓝的校服。

    “是的。”湛蓝匆匆扫了一眼两个女孩,“我叫湛蓝,我”

    “哦,你是湛蓝”两个女孩异口同声,“你的眼睛是冰蓝色的,为什么叫湛蓝不叫冰蓝”

    湛蓝惊悚了。

    然后默默地泪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小姐

    “既然是荆园的女仆就应该守规矩”右眼角拥有泪痣的少女千夏凡随意的绕起她如同狐狸尾巴一般的长发。

    “这是所有人的日常爱好以及必须注意的事项”左眼角拥有泪痣的少女千夏纯拿出一份厚厚的单子,递给湛蓝。

    “今天背完这份规章制度,明天就任”两女孩异口同声。

    湛蓝呆楞的看着那份单子,无语了。

    难怪说是千金小姐与不羁少爷注意事项这么多

    我没事给你们去背事项,我有病是吧

    算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嘛不用和你们计较

    湛蓝心里安慰自己,默默接过那厚厚的一沓。

    “还有”两女孩有些迟疑。

    湛蓝听她们把话说完。

    “你是不是受伤了”千夏姐妹犹豫不决。

    湛蓝下意识的抬起受伤的手。血已经凝结成暗红色。

    没人注意到千夏姐妹眼眸中闪过一丝血红。

    湛蓝抬头。有些疑惑。

    “咳咳。”千夏凡装作不经意的咳嗽,“以后不要随便受伤,不然立刻走人”

    千夏纯认同的,正经的点点头。

    湛蓝迷糊的点头。

    “好了,今天就这样了,明天见”

    “啪”的一声,门闭合上去。

    湛蓝囧了。

    我可以说我无语了吗

    不是说要讲工资的吗

    米妮你又骗我

    这两个姐妹什么回事啊

    yuedutextc;

    湛蓝默默地泪了。

    night.10

    湛蓝满脸愁容的走进自家所居住的小区,随意抬头看了看那栋楼,发现自己家里的灯居然亮了。

    她第一个反应是有贼

    第二个反应是报警

    第三个反应是上楼看看再说。

    她上楼梯,来到自家门口,钥匙轻轻伸入锁孔,慢慢的扭动,然后轻轻把门拉开,眼睛咕噜噜的转。

    “湛蓝,别看了”一个微微嫌弃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无奈,“我回来了”

    湛蓝微微愣了愣,然后猛的推开门,发现客厅沙发里悠哉悠哉坐着的少年,直愣愣的开口,“希”

    少年随意的翻动着一份报纸,墨色的碎发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柔软,咖啡色的眸子经历时光的沉淀显得有些淡然。他面孔白皙,模样精致,但却透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

    “希你回来了”湛蓝很开心,急忙坐到湛希身边,“死小子,你这两年去哪了啊”

    湛希慢慢把报纸放下,不急不缓的回答,“找真相去了”

    “然后呢找到了吗”湛蓝料定自己的弟弟一无所获,半真半假的询问。

    “找到了,那个真相。”

    湛蓝听到以后就惊悚了,他怎么找到的

    警方都说是猛兽袭击人事件,他一个当时才上初中的男生怎么可能找得到

    所以湛蓝以为自己的弟弟只是赌气胡说罢了。

    湛希咖啡色的眸子淡淡的看着少女,半响不说话。

    他不可能把真相告诉她,毕竟这令人不可置信,或者骇人听闻。

    他不想让她呆在一个充满恐慌的世界里。

    所以,抱歉了。

    一夜无话。

    湛希是心里有事才不愿开口。

    湛蓝是需要背那一份长长的注意事项才没空开口。

    晚上,少年注意到他忽略的一个问题。

    湛蓝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就如同吸血鬼本身所携带的,细不可闻的味道一样。

    他静静地依靠在门边,头歪着,淡淡的说了一句,“湛蓝,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特殊的人了”

    湛蓝惊讶的抬头,“你怎么这么说”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没有啊。”

    湛希放心了。

    yuedutextc;

    “那爸妈给你的栀子花手链还有戴吗”他紧接着问了一句。

    他怕就是湛蓝明明经历了一切却忘记了一切。

    血猎内部曾公布:血族中的no。4骑士拥有思维控制的能力。

    他不想湛蓝受伤,一点都不想。

    “一直都在啊。”湛蓝扬了扬手腕。

    湛希放心了。

    “你还会走吗明天去蒂梵尼报道吧”湛蓝转了转身下的椅子,面对少年。

    “嗯”

    “还有,我明天要去一户人家打工,估计只有周六周末回家了,你自己小心点。”湛蓝犹豫了片刻然后补充。

    这下湛希真的放心了。他现在因为还要继续待在血猎工会,所以不会时常回家,也一直担心该怎么和湛蓝解释,这下就不用急了。

    “嗯。你早点休息。”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把门关上。

    夜,还是毫无止尽的静。

    night.11

    第二天早晨。

    湛蓝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慢腾腾的走在通往别墅的道路上。

    真是奇怪啊她小声嘀咕,这条路上只有零零星星的阳光,而大片大片的天幕都被树木遮盖住了。

    第一次见到不喜欢阳光的人,还有不透光的别墅湛蓝心里补充了一句。

    路的尽头,树木慢慢稀少,进入眼前的是蔷薇花田以及一栋别墅。

    天空中万里无云,刺眼的太阳也被云层遮盖住了。

    放在湛蓝外套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她停下行李箱,把手机掏出,查看短信。

    蓝蓝你现在在哪里你弟弟回学校了米妮。

    湛蓝翻了一个白眼,我当然知道他回学校了,用得着那么惊讶吗

    她想归想,但是对于湛希回了帝梵尼报道还是比较欣慰的,毕竟他终归没让她操心。

    她敲打着键盘,回复短信。

    我马上去荆园报道了,帮我跟老师请个假。

    她将手机放回外套。

    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就来荆园。一是她知道今天dn班级因为特殊的缘故,校长特例放一天假,二是她觉得晚上来这里太诡异了,不如早点过来是一样的。

    希望米妮能帮她做好笔记不要睡觉

    希望湛希不要惹事生非

    yuedutextc;

    她默默的叹了口气,按响门铃。

    几乎就是在门铃响起的那一瞬间,门突然打开,湛蓝吓了一跳。

    这么快就有人来开门

    她不敢置信。

    两个面容相似的少女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你来的真早”千夏凡扯了扯嘴角,明显很不爽。

    要知道,他们从血族来到人界时差都没有调整过来,而现在这个时间点,本应该是他们睡得正熟的时候,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类来扰人清梦。

    “那股栀子花味让人不爽”千夏纯捂着嘴打了个哈切,“没有看到注意事项里面不让带任何跟栀子花沾边的东西进来吗”

    湛蓝无语了。

    九点来报道很早吗她默默地汗了。而且,栀子花手链只不过是爸妈在生前给自己的礼物,用得着那么敏感吗

    她对以后的生活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联想。

    “算了算了”千夏凡摆了摆手,慵懒的靠在门边,“若若姐并没有介意手链,无所谓也可以。”

    她修长的手指缓缓的转动着她卷起的发丝,如同一只高贵的狐狸。

    千夏纯默许。

    “拖着行李进来吧。”千夏纯往旁边一站,给湛蓝让出一条路,“都怪你身上的栀子花味,把我从睡梦中扯醒了不知道允宸哥哥注意到了没有展睿哥哥可能注意到了但是他向来睡得像头死猪”

    千夏凡开始碎碎念。

    湛蓝一脸黑线的提起行李箱。她压根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

    湛蓝发现大门口的这条走廊有些黑。

    特别是在把大门关上之后。

    她根本看不见这条走道的样子,只感觉在一条铺着地毯的路上走着。

    她扶着墙,提着行李箱,然后紧紧尾随着千夏姐妹,顺着走廊往前走。

    “你们不感觉很黑吗”她良久咽了咽口水憋出这么一句。

    没人回答。

    “有吗”千夏姐妹异口同声。

    语气仿佛是在说:怎么可能,你瞎说

    湛蓝泪了。

    就在刹那,她感觉眼前亮光一闪

吸血族蔷薇骑士夜第2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