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公主灰姑娘 > 公主灰姑娘第5部分阅读

公主灰姑娘 公主灰姑娘第5部分阅读


    是你最了解我。”多年来的情谊,彼此都知道个性。

    “既然如此就说吧,有什么事”

    “我想绑架一个女人。”耿风唇边带着笑,连电话那边的关洛,都感觉得到他轻松的语气。

    “想安定下来了”关洛轻易听出他的真正意思,心头一阵掩不住的酸,不知道自己何时才会遇到,能让他安定下来的女人。

    “我想定,但是不知道她同不同意。”耿风笑道。

    “你想怎么做”关洛细问着。

    “我想请你安排一段行程,让我在游轮上好好的跟她谈谈。”在海上她就没有逃走的机会了。

    “没问题,既然需要我帮忙,我自然会全力以赴,这一趟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关洛海派的说。

    “我就先谢过,再联络了。”

    收线之后的两人,心情各异。

    关洛从座椅上起身,移步到了甲板前,望着一片黑压压的大海发呆,突然有个人夺取他的视线,而那个身影,竟然是七年前离开的女人

    隔天,耿风满面春风的到了韩家,却在韩家看到一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车子。

    “这车不是那个该死的李少峰的”他一向过目不忘,更何况是情敌的车牌号码,想忘也忘不掉。

    “他又来做什么”他忍不住的自语。

    脑中闪过他亲吻韩致宁手背那幕,他的眉头皱的更紧,火气也跟着上扬。

    他故做优雅的轻敲门,等着韩家的仆佣开门,只是连他自己都可以感觉骨头绷紧,一股急欲打人的冲动。

    “耿先生。”韩家的管家礼貌的问候,带着他到了客厅里。

    而眼前的一幕,更让他那股怒气从拳头到了眼底。

    李少峰一脸笑意的凝着韩致宁,眼睛都快喷出欲火,而她的反应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竟然一反常态的笑容满面。

    跟昨天冷漠的样子完全不同。

    “我以为我已经跟你爸爸说的很清楚,他不该逼你嫁人,而你也不需要这样陪笑。”耿风语气平和,但眼里的怒气不言可喻的盯着正坐在沙发上的两人。

    “那是你跟我爸爸的决定,并不是我的,而我也告诉过你,我的身体是我的,我想怎么做是我的事。”像早知道他会如此说,韩致宁挑起眉头,故意惹他生气。

    “他觉得五千万还不够买你”怒气让他的言语没有分寸。

    “买我”韩致宁扯出笑容,只是笑容掩不住心痛。“我说过,我没有当妓女的打算,你想买女人的话,可找错对象了。”

    “韩致宁”他紧握住拳头,快控制不住脾气。

    “我爸爸想卖了我,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也是我为什么宁愿随便找个男人睡上一晚,也不愿意让他把我卖掉,而你却因为我陪你睡上几晚,就以为可以拥有操纵我的权利”

    韩致宁口不择言的说着,为的只是让自己更清楚,一开始这么做的缘由,不再让她的心情因为他而有所不定。

    他只是另一个想操纵自己未来的男人。

    “你以为跟我爸有了金钱上的交易,就可以控制我吗别傻了,老爸已经够自以为是,你更是狂妄到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为了证明你不受别人控制,你就愿意选择这个,你原本不屑一顾的男人”他指着一旁没有进入状况的李少峰,怒气冲冲的问。

    “这是我的决定。”选择李少峰或许并不幸福,但至少她仍保有自尊、与一颗完整的心,如果选择耿风,她可能会支离破碎。

    yuedutextc;

    耿风真的不知道,一个女人可以让他的情绪失控到这种地步。

    可是他竟该死的不能对她生气,因为他知道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

    他自以为是的以为,可以毫无感情的结束一段情,因而选择用贬抑的方式,来解释两人之间的交易。

    只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现在他想挽回她,得用更多的努力才行。

    “你有没有听到,她是我的女人,你还在这里做什么”怒气无从发泄,他只能把矛头对准李少峰。

    李少峰全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难得今天韩致宁特别约他到家里,还对着他迷人的笑着,可是却突然有个男人跳出来说,他拥有这个女人。

    “致宁,这是怎么回事”李少峰得把事情搞清楚,因为他也听到她刚才说的话。

    “你也改变心意不想娶我了”韩致宁选择用伤害自己来得到平衡。

    “你跟他真的”李少峰一下子无言,他原来要娶的可是身家清白的女孩。

    “没错”耿风径自替她回答。“她的肚子里甚至有我的小孩,你听清楚了没有”

    李少峰一听,脸都绿了。

    “我走了。”脸绿没关系,可不要连绿帽子也戴了。

    看着仓皇逃走的李少峰,韩致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这已经是她早料想到的情形。

    “把我的仰慕者逼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早认定他再度光临,只是为了小孩,她的口气并不友善。

    “我替小孩找个爹,也是为了不让小孩吃苦。”韩致宁自顾自的说着。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就好了。”耿风没好气的说着,明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他还是觉得生气。

    “你不是说不想杜柔伤心、难过,那么我当然不能破坏你们两人的感情。”她垂下头,无力的说着。

    再一次明白,她的所做所为,竟然只是为了影响他的情绪,让他感觉自己的存在。

    多么没有意义的事,可是她却做了。

    “致宁”耿风轻易查觉她的伤痛,胸口被自责占满,他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这么难过。

    “为什么不再给我一次机会”他半蹲在她身前问道,眼中透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

    “我很想相信你。”韩致宁语调矜淡,但心口的裂痕却已流出鲜血,再难密合,低垂的眼掩不住刻意冷漠下的沉沦。

    “那就相信我”声音涩涩的带着点难过的气息,他不该把一段甜蜜的感情弄到这个地步。

    浅浅的悲伤像溶在雾里般,无声无息环绕在两人间,她想相信,真的想

    他眼中认真的神情,几乎要说服她。

    可是,她却无法说服自己,他是真的爱她。

    矛盾的情感深到她无法招架,复杂的理不出头绪。

    “你:不该来的,杜柔才是你想娶的女人,不是吗为何还要来招意我”她固执的不想去看他的眼睛。

    yuedutextc;

    妈妈就是因为相信父亲,终有天会回到她的身边,才忍着苦撑着,一直把她抚养长大。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父亲仍旧是一个样,没有因为母亲过世而有任何收敛,那么,她也不该对眼前的男人有所期待。

    他要娶的女人是杜柔,可是却仍不放过她。

    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她等待。

    “你这个傻瓜。”耿风轻斥着。

    他怎么能不来招意她,他的整个心、整个情绪,都因为她而牵动,再狂的浪,终究还是要停下来。

    而她,就是他惟一想停留的地方。

    他带着宠溺揉着韩致宁的发,眼中的温柔是她所陌生的。

    她可以感觉,她又再一次的陷落,到更深、更不可测的洞里了。

    她的手脱离她的理智,轻轻的拂上他刚毅的脸

    这个让她至今仍旧迷恋的男人。

    印象中大家所谈论的爱,该是甜美无瑕,像烟火一样灿烂美丽的,所以她一直不相信。

    她宁愿相信,爱之所以令人念念不放,是因为结局有缺口。

    遗憾,最美。

    “我祝福你跟杜柔。”她诚心的说,而抚着他颊上的手微微的颤动着。

    她染着忧郁的眸心,狠狠揪着耿风的心,他一把将她拥人怀中。

    他一定要留下她

    他在心里下了注解。

    他一定要她回复之前那个信心满满、充满迷人魅力的她。

    第十章

    就算韩致宁再怎么不想去注意,再怎么想去忘记,时间的脚步仍旧不曾停过。

    很快地,已经到了耿、杜两家结婚的日子了。

    她不知道为何他坚持要她参加婚礼,难道他不懂,这样的折磨很累人吗

    不过,为了能留住自己腹中的小孩,她宁愿再受一次罪。

    只是,虽然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当她坐在满是贺客的教堂里时,心中仍是化不开的牵扯。

    痛,在她心口上不停的泛开、再泛开,却怎么也停下不来。

    她一向是坚强的,只是此时,她却无法让眼中的忧伤看来少一些。

    她认真的看着正站在神父面前的耿风,努力将他的影子刻人心口,以后怕是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结婚进行曲在空气中飘扬,她的心却像被狠狠的抽着。

    她知道,美丽的新娘已经在廊道上另一头等着,等着点头,等着成为他一辈子的新娘。

    yuedutextc;

    她缓缓的转过头,将目光停在杜柔美丽的脸上,却意外的发现,新娘脸上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快乐表情。

    反倒像是惊慌失措的小兔子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将目光转回到耿风的身上,却发现他的目光也正紧紧的锁着自己。

    那样灼热的眼神,让她顿时无法呼吸。

    “我爱你”耿风在迎上她的澄眸时,用唇无声说着。

    在看明白他无声的话语后,韩致宁的眼泛上水雾。

    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敢这么说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心好酸、好酸,几乎想马上投入他的怀里,阻止这一场婚礼的进行。

    “我不准你嫁给别人”

    突来的男声,唤回她的注意。

    从宾客席中,突然跑出一个外表狂狷、脸上带着些许狼狈,却又不失男性气息的男人,冲上前一把就握住杜柔的手。

    “杜柔就只能是我纪浪的新娘。”那男人狂妄的说着,脸上写着说到做到的决绝表悄,大声对着在场所有人宣布。

    韩致宁不明白为何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样,不过,当她一回神时,耿风竟然已经带着迷魅的笑容,半跪在她的身前。

    “嫁给我吧”耿风笑的迷人,望着眼中充满不可置信的她。

    “这是怎么回事”韩致宁再怎么想,都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

    “答应嫁给我之后,我就告诉你答案。”逼迫她答应嫁给自己,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

    韩致宁下意识的摇头。

    “不肯”耿风的笑容随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好那你跟我走。”耿风一把握住她的手,往外跑去。

    “新娘怎么办”韩致宁不想伤害另一个女人。

    “别担心,她的新郎正等着她。”耿风没好气的回答。“你该担心的是我,我才是那个受伤的男人好吗杜柔早已经有个男人在等她,而我呢两个新娘都不理我。”他自怨自艾的说着。

    他一边拉着她往外跑去,当她回眸凝着教堂内的动静时,隐约听见杜柔正以柔柔的嗓音说着我愿意。

    而早等候在教堂外的车,在见到两人上车之后,直往基隆港口驶去。

    韩致宁一被推上车,耿风直接就将门上了锁,无论她怎么扭动开关,仍旧被困在车子内。

    他不发一语让她觉得生气,索性也不说话,一直到了港口的停车场时,被压抑许久的疑问,一股脑全倒出来。

    “你做什么啦带我来这里干嘛”看着他没头没脑的举动,她哀伤的气息转变为怒气,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些什么药。

    “当然是绑架你”他憋了很久的笑意,终于可以明显表现出来。

    “你是不是因为杜柔不要你,所以失去理智了”韩致宁没好气的说着,仍忍不住妒意埋怨,一点儿也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我的确差点因为新娘不要我而疯掉,可是那个新娘是你,不是杜柔。”他一边拉着她的手往游轮入口处走,一边回过头笑的邪魅。

    yuedutextc;

    她清亮的眸子露出疑惑,不明所以。

    “我说过我想娶你,记得吗”

    已经到了游轮边,相信她没有逃走的能力,耿风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把一切解释给她听。

    “我说过不要。”她撇过头,不想与自己的情感抗衡,她该相信理智。

    “就是因为你不要,所以我很慌。”他漆黑的眼里有着认真,只是一直背着他的韩致宁,并没有看到。

    “转过头来看我。”耿风命令着,口气却异常的温柔。

    “我不要”她说的坚决,心里却葫是牵扯。

    “韩致宁,你可不可以信我一次。”他一贯性感的嗓音,此时却带着浓浓的无奈,引着她好奇的转过眼。

    “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没有娶你的打算,只是当我发现我会因为你与阿伦说话,而觉得生气的时候,我知道对你的占有欲,已经超过一个情人该有的情绪。”

    他捧起她的脸,直直望进她眼底深处,而被他的话语所震慑的她,已忘了要转开眸。

    “当我知道你真的离开,才发现事情已经脱轨,我对你的感情早已经不是想象的如此简单。”

    “但是你并没有阻止我。”韩致宁暗指他对她的离开不闻不问。

    “那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耿风淡笑道。“我早就知道你是韩荣基的女儿,所以,我不愁找不到你。”

    “你”原来这一切早就在他的计划中,他才会在离开前对她说,这一切不会结束。

    “可是杜柔跟你的婚事”她仍有不解之处。

    “记得在教堂的那个男人吗”耿风温柔的将她掉落的发丝往耳后一拨。

    她并没有回绝他的温柔,在他的解释之后,她试着了解这一切的始末。

    “有点狂妄,又带着点浪人的味道,很特别的一个男人。”她中肯的说道,那男人的确令人印象深刻。

    瞧出她眼中的欣赏,耿风不觉有些吃味。

    “你喜欢那一型的男人”他挑眉问道,完全忘记可是他自己主动提到这个男人。

    “还不错。”韩致宁认真的点头,尤其喜欢他在教堂上大喊“我不准你嫁给别人”时那股坚决的神情,很让人心动。

    “韩致宁”他又再一次连名带姓叫她,这一次多了些妒意。

    “纪浪已经是杜柔的男人了,别露出那么欣赏的样子。”他没好气的说,自从爱上她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肚量不是普通的小。

    她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化为冷漠,她不会相信这些是因为她的缘故。

    “你是心疼杜柔吗”她没好气的问着。

    “到现在,你还这么说”他故意逼近她,在她鼻端前问着。

    他的鼻息重重的吹在她的脸上,大有风雨欲来的气息。

    还来不及说些什么,耿风已无畏周围的人群,一把将她拥人怀中,狂傲的吻骤然印在她唇上,舌尖则霸气的窜人她口中,企图迷惑她的心智。

    “唔”韩致宁没想到,一向不在外人面前露出亲昵的他,竟然会在人来人往的港口边,恣意吻住她。

    “你做什么”她偷了个空间,推开他的拥抱,强装冷静问着,只是红云仍旧上了颊,怒气也渐消,她却仍死撑着不肯承认。

    yuedutextc;

    看着她羞红的脸,他又怎么能忍住冲动,眼前是他如此渴望的人儿呀

    “你不会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不能忍受她的刻意冷漠,他决意化解心墙。

    话毕,他再一次覆上她的唇,只是这次他轻易的桃开她的唇,手指也撩进她的发中,吻进她口中探寻那令人迷醉的芬芳,不再让她有拒绝的机会,紧紧攫住她的唇、她的人。

    他的吻飞快将她的神志驱逐千百里外,她的怒气、她的矜持,早已不在她的控制之内,只能瘫软的任由他单手扶着她的腰,靠在地宽阔的胸膛上。

    或许,她真该试着相信他的诚意,毕竟他主动让两人的关系由暗转明,是不是也是一种昭告天下的想法呢

    这吻难分难舍的持续许久,直到有个人在一旁猛咳,试图唤回两人的注意力。

    耿风不情愿的离开她的唇,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柔细的唇线

    “阿伦”

    韩致宁很快恢复神智,惊讶的看着在一旁猛咳的男人,一下子倒也忘了要责备耿风,甚或是她根本不打算责备他。

    “你怎么来了”她几乎是马上松开耿风。“我很久”

    话还没说完,又被耿风一个使力,她几乎是“跌”回他的怀里。

    “你再这么看着他,我就把他赶回去。”耿风眼里的柔情顿逝,交杂着不知是怒气还是无礼,脱口而出的净是讪讽。

    “是他邀请你来的”她的眼睛满满是问号。

    “没错”阿伦带着兴味看着两人,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不对盘的他们,竟然会发展成恋人。“耿先生邀我们来观礼。”

    “观什么礼”

    这下,她更不懂了。

    韩致宁急欲挣脱他的控制,到阿伦跟前问个清楚。

    “我们两个的婚礼”耿风不客气的在她耳边大喊,同时将她带在身旁,不想让她靠阿伦太近。

    婚礼

    这两个字在她脑海中跑了几次之后,她才终于有反应。“你真的要娶我”

    “废话”耿风再也装不出温文儒雅的样子,这小妮子总是可以将他心里最晦暗的一面逼出来。“要不然我掳你来做什么”

    韩致宁直凝着他的眼,似乎无法消化他的话语。

    她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头一片干涩,无法发声,仿若一开口,满腔积闷的痛苦就会急涌而来,将她淹没。

    她那一双被泪雾模糊焦点,交错着寂寞与哀伤的黑眸,深深的震慑着他。

    “到现在,还不肯相信我。”他这句话是控诉,而不是疑问。

    他可以轻易从她的眼中读出她的想法,除了心痛之外,还有心疼。

    她只是摇着头,怎么也说不出话,这就是他态度突变的原因了。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吧你用不着这么委屈。”她无奈低语,与一向强势、不认输的她很不同。

    “我要的不是孩子”他忍不住吼。“如果我喜欢孩子,可以找一大堆女人来帮我生,而不一定要你”

    “你真的不要孩子”韩致宁睁着大眼,似乎不能接受。

    yuedutextc;

    “我要你要你的身体、要你的灵魂、要你承诺一生一世的誓言,当然,也要我们的孩子。”耿风认真的允诺着,眼中汹涌着期盼,希望她能懂。

    看着她仍旧一脸茫然、没有进入状况的样子,他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的聪明才智都到哪儿去了”他摇头轻叹。

    “女人只要一谈恋爱,再聪明的大脑也会变混沌。”一旁的阿伦想也不想的开口。

    不过,原本带着怒气的耿风,在听到阿伦的注解之后,心情倒是好极了。

    “你总算说了一句人话。”

    他喜欢他所说的,她会变笨,是因为她谈恋爱了。

    “走”耿风拉住她的手往游轮上走去。

    “去哪儿”韩致宁问着。

    “带你去打扮打扮,我们该结婚了。”

    就算他口口声声说要娶她,这样的震撼,还是比不过当她真的看到吊在眼前的新娘礼服时的惊吓。

    一袭雪白的丝质礼服,垂吊在模特儿身上,细长的肩带在颈际交叉,露出一大片背部完美的线条,而下摆则是呈鱼尾状散开,在身后曳着不算短的纤柔布料,模特儿手腕上还系着淡白的花,细带从手腕上垂下,那飘动的模样看来煞是迷人。

    “好美”她忍不住轻呼。

    纵使她很少穿着如此有女人味的衣服,但是她仍有欣赏的能力。

    “一点也不”耿风突然咆哮。

    他将她的尺寸、身材告诉一个设计服装的朋友,请她务必在时间内将礼服赶出来,让她可以如期当他的新娘。

    她马上就答应,并且还答应一定让他耳目一新。

    还真是耳目一新,他的眼睛都快喷出火了。

    “不准穿。”他想也不想的命令着。

    光想到她露出一片光滑无瑕的裸背,不让在场所有的男人流一大堆口水才怪。

    “这真是你请人设计的”不理会他的反对,地只想确定眼前看到的。

    耿风无言点头,满心不情愿。

    韩致宁的脸上终于出现微笑,她真的该试着相信他的诚意。

    没想到他会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替她安排这些事,礼服、婚礼、朋友,甚而包括护她到这游轮上这件事。

    没想到,他也能这么浪漫,为她做这种努力。

    或者应该说,她可以为了他眼中的嫉妒而嫁给他。

    那样的占有欲如此明显,她怎么可以不相信他,再对他有什么怀疑呢

    “如果说,我肯穿这件礼服的话,你还坚持拒绝吗”她眉里眼里都已带着笑意,柔柔的声音像是天籁。

    她这话的意思是

    “除非你不想娶我了,要不然,这件礼服我穿定了。”韩致宁的笑意终于穿破重重的阻碍,到了她的唇边。

    yuedutextc;

    在他这么刻意的安排下,她该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这下他可陷入两难了。

    他不想让这么美丽的她出现在众人面前,又没有别的选择。

    “好”迫于无奈,他终于还是同意。

    相同的结婚进行曲、相同的新郎,却有不同的心境。

    只因为,新娘是她

    在他专门请来的设计师的妆点之下,韩致宁几乎快认不出自己的模样。

    她的长发被轻柔挽起,轻巧点缀着一朵洁白的百合,将新娘的清新完全显露出来;而合身的;礼服完全衬托出她完美的身段,纤细的腰身、无瑕的背,美的几乎让人无法移神。

    在设计师的搀扶之下,她轻移莲步到了大厅,再次被他的细心感动。

    厅里除了满满的心型气球与美丽的鲜花之外,他竟然邀请了所有车队的工作伙伴们,连威乐教练也在其中。

    她的感动写在眼底,耿风很高兴地做了这样的决定。

    他迎上去,接过她的手心后,紧紧的握住。

    “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他在她的耳边低语着,低醇的声音像温柔的风,轻柔拂过她的心头。

    像是一种承诺,满溢的幸福感重重围住她,而她,已不想挣脱了。

    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她并不知道。

    只是她知道,这辈子,她再也不想离开他。

    “我也不想离开你了。”韩致宁小声的说着。

    她细如蚊蚋的承诺,透着空气传人他耳中,他惊讶的黑眸闪了闪,而后高兴的捧起她的脸。

    “我的致宁”他已经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个像极她的小女孩,明亮的眸眨呀眨的叫着他

    爸爸。

    多么动人的一句话。

    他的唇线缓缓勾起,而后深深看进她的澄眸深处,再也不迟疑印上了他的吻。

    “我爱你”耿风结束这温柔而短暂的吻,真心的说着。

    “我也爱你”她的眼让泪模糊视线,但是心,却如此澄明。

    她终于相信,爱,是可以很美好的

公主灰姑娘第5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7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