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总裁的麻辣秘书 > 总裁的麻辣秘书第6部分阅读

总裁的麻辣秘书 总裁的麻辣秘书第6部分阅读


    看她

    “是啊除了这一点,你也要想想看,以后如果唐耿娶了你的话,让外界知道你其实失聪,对于他的声誉真的是不太好。”

    “他真的是因为同情”

    “有时现实就是很残忍,你还是早一点面对,免得到时他真的娶了你之后,你才知道这一切,那对你的伤害不是更大吗他因为存着愧疚和你结婚,你们真的就能幸福吗那些都是假的”

    刘文姿站起身,“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忠告,希望你能听得进去,你和唐耿真的不配。对了,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唐耿我来过的事,免得他会对我产生不谅解。”

    “真搞不懂你”唐耿拎着一袋菜回来,“超级市场就有在卖了,为什么还叫我回家拿”

    说什么整理菜圃的老王,打电话告诉她有新鲜的小白菜,叫她回去拿,所以一大早就把他给挖起来了。

    从这里开车到他家主宅,只为了拿一点的青菜,她不知道油钱是那一小把菜钱的几倍吗

    好吧,如果这能让她高兴,他没理由不这么做。

    将菜拿到冰箱冰着,他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这才看到釉君的表情有些愁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知道吗”她用着无神的大眼,盯着唐耿的俊颜瞧,“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怨恨过你。”

    “我当然知道,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他不解。

    “可是”釉君有些哽咽,“我现在开始恨你了,你知道吗”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釉君”他拉着她的手。

    “我不要你是因为同情我,才和我在一起的,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很可悲,你知道吗我只不过是一只耳朵听不到而已,我没有瘫痪啊我还有另一只耳朵可以听啊你犯不着为我做这些事啊”她摇头哭泣着。

    “谁跟你说这些的”

    唐耿的脸浮上了一层阴霾,“谁叫你去猜测这些的你是太无聊了是不是我爱你就是爱你啊,谁计较这些来着”

    “我很难不计较啊”刘文姿的话让她很难不去想这些啊

    “是谁”

    “你别管是谁,我要你听我说,听我说我的感受。”

    她的小手缓缓的爬上他的肩,“我告诉你我以前就喜欢你了,我也知道你一辈子都不可能看上我,所以我都是安安分分的只要你不来接近我,也许我就这么平淡的找个男人嫁了,这么过一生了我的失聪不是你的错我爱你,我希望你快乐。”

    “什么意思”他阴狠道,绝对要将那个乱嚼舌根的人碎尸万段。

    “别让我束缚你,我希望如果你真是爱我的,你的爱就别掺上那不必要的杂质在。”她早知道的,海天永远无法连成一线,高贵的凤怎么看得起地上的小鸭

    他不是说过她就像丑小鸭吗好痛,她的心真的好痛,就像有万枝针扎着她一般。

    “我从来没有说过你是在束缚我,如果我不是自愿的,谁又能逼迫我”他吼着。“你的一只耳朵失聪算什么,我在意那些吗”

    她为什么就是不懂,她为什么就认定了那些子虚乌有的事

    “你的良心逼迫你,你不容许你自己弃我于不顾”她接下他的话说。

    “你该死的”

    “可是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假的,我这两个月来还是过得很快乐,我真的是感激你,如果你真懂我的意思,就请你放过我好吗我想一个人平静的过生活,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

    她不要在付出许多后,才知道对方的爱原来是同情。

    yuedutextc;

    “釉君”他深吸口气,双手握紧她的肩,“我再说一次,我是真的爱你爱就是爱,没什么愧疚、同情”他很认真。

    “我没办法”她早已泪流满面,“我也好想相信,可是我做不到我是个很怯懦的人,我没有那种勇气,我怕受到伤害,请原谅我。”在伤害还没扩大之前,她要将她与他之间隔起一座铜墙铁壁。

    “我就这么难让你相信我的真心吗”他大吼着。这算什么算什么他以为他已经得到所有了原来全都是空

    “很难。”她真的没办法相信他

    “徐釉君,你不是耳朵聋了,你是连心都盲了”

    “釉君,你是发什么疯啊,那个刘文姿随便说几句,你竟然就相信她的话,你是笨蛋是不是啊总经理绝对是真的喜欢你的啊”冯采芸看着窝在她家整天哀哀叫的釉君,忍不住气道。

    唐耿对釉君有多好,她这个外人都感觉得到,为什么釉君就一心认为他是愧疚呢

    像他这种自视甚高的男人,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去喜欢一个女人的

    “可是她说的是事实啊”她抱着大抱枕,两眼早已哭红了。

    “那你没必要连工作也辞了啊在唐氏上班多好啊别人想挤还挤不进去咧”

    就是因为釉君,她连带也沾了一点福气,才两个月,她整个人已经改变了许多,开始懂得保养,学会为了自己而活。

    她变漂亮许多,许多男同事也在追求她,她已经展开了一个全新的人生。

    “你到底在怕什么你是不相信唐耿,对自己也没什么信心,对吧

    这阵子公司就像是在刮台风、下豪雨一样听说总经理原本就是喜怒无常的老板,是因为你到公司,转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大家才有好日子过,可是现在可好了“

    “怎么样了”她没那么伟大好吗

    “公司里头已经有几名秘书,因为受不了老板的暴怒,辞职了。”这绝对没有夸大的成分在。

    “不可能。”她不相信。“唐耿再怎么坏,起码还讲理。”

    “那是你在的时候。你就不能相信他吗我以前认识的你,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别以为我这几年只长肉,不长脑袋。”她闷闷的说道。

    “你看起来就像那么回事。”冯采芸用牙签叉了一块苹果,“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老板最近常带一只狗来上班。”

    来福一听到狗,她直觉就想到那一定是她的来福。

    “他带来福上班做什么”

    “问有没有人要啊起初是有两、三个高阶主管,因为想讨好总经理,所以说想养,可是一听到牠每餐吃的是美国进口牛肉,喝的是瑞穗鲜孚仭剑蠹叶季醯醚黄稹br >

    也是啦,她不也是因为这样,差一点就被来福给吃垮了吗“所以呢”

    “听说老板有联络环保局,明天一大早就到公司抓狗。”

    “什么”

    怎么会这样就因为她没有再支付来福的伙食费,唐耿就叫环保局来抓牠了他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一点人性都没有,好歹来福也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

    “采芸,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知道是正常的,不知道才是白痴好吗公司闲言闲语多会传啊,你之前还在公司上班的时候,也有很多人传你和老板啊,说常看到你坐在老板的宾士车里头,也常看到你们一起上街买东西。”只是大家都私下在讲,没什么人敢当面问釉君。

    “我明天上公司一趟。”不管了,先把来福带回来再说,免得被环保局带去,没人领养就得安乐死。

    yuedutextc;

    “早该去了”冯采芸喃喃的说道。

    “你说什么”她声音太小,釉君没听清楚。

    “没我说你今天早点睡,明天我们一起去公司,因为你是离职员工,可能很难进入公司,我带你进去。”

    “失恋了啊”刘文姿修长的腿跨入了唐耿的办公室,对一脸寒冰的唐耿说道。

    由于唐氏上下多少也都知道刘文姿与唐耿关系匪浅,所以她要进到唐耿的办公室里,也没什么人拦她。

    唐耿没理会她,剥着牛肉干给趴在地上的来福吃。

    釉君真的是铁了心肠了吗

    他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也故意放话说他通知环保局今天来抓狗,可是到现在还没看到她的人影。

    看来她的宝贝来福,今天是一定得进捕狗大队的狗网里头了。

    “你还有我啊,亲爱的耿”她一双藕臂搭上了唐耿的肩头,“我才适合你,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那种小角色也敢与她刘文姿抢男人哼,不自量力

    “很好,那你告诉我,我要的是什么”他反问。

    “像我这种妖娆的肉体,才适合你,不是吗那种青涩的酸梅子,只能偶尔用来尝鲜而已耿,你这次的事情我不怪你,男人嘛我能接受偶尔到外头玩一下,只要记得把心放在我身上就可以了。”

    “的确,她再怎么样,都比不上你来得有经验、来得老道,你是高级妓女嘛听说出得起价钱,谁都能得到你,我想光是这点,釉君就不是你的对手了。”唐耿狠毒的说道。

    一席话,说得刘文姿尊严扫地,面容惨白。

    唐耿说的没错,她除了偶尔陪一些大老板吃饭外,还兼做一点外卖,只要对方出得起价钱。

    但是,这是很隐密的事,平常人根本就不知情,为何唐耿会知道

    “我说对了吧”

    “你你别胡说,耿这关系到我的名誉”

    “你认为我会是那种凭空编派是非的人吗你不是自认为很了解我”他反问着。

    听到他这么说,刘文姿就知道再怎么辩驳下去,也没用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刘文姿勉强的露出了笑容,力求镇定。

    “你一搭上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总得知道睡在我身旁的女人的背景吧”他的话仍旧是残忍无比。

    “既然如此,你还和我在一起,你不在乎吗”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

    “在乎有什么好在乎的你贴上我,我偶尔送个小礼给你,互取所需,反正我要的只是你的肉体而已,你在我眼中就如同妓女一样。”

    妓女“唐耿,你别欺人太甚”

    “那你为何还来自取其辱我之前不是告诉过你,我们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他这才站起身,“我知道你去找过釉君了,也许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所以她才会这么反弹。”

    “是又怎么样我告诉那个贱人,你是因为同情才跟她在一起,凭你的条件绝对不会爱上她”

    “说的好,要我为你鼓掌吗”寒霜染上鹰眸,“什么时候你也当起了评论家了啊那你以为像我这种条件的男人,应该是要爱上什么样的女人”

    yuedutextc;

    “耿,你对她死心吧,她真的不适合你,就只有我最了解你啊,你的英挺、伟岸这全都是我的。”

    “很高兴你如此的欣赏我,可是你之于我,连一根鸡肋都不如”他从抽屉的最底层,抽出了一份牛皮纸袋,将里头的照片全都倒在桌上。“何不看看这些照片可以卖多少钱”

    那都是刘文姿与不同男子在床上玩花招的照片,一张比一张更恶心、更不入流。

    “想不想这些照片明天就见报”他冷笑着。

    “我可以将这些寄给八卦杂志,让他们登在封面,也可以请滛媒帮你引荐到汶莱皇室去,那里的钱绝对比这里好赚多了你自己也知道,去汶莱一趟的收入,最起码超过你在这里接三个名人。”

    “你怎么会有这个”她全身发冷。

    唐耿绝对是恶魔,这些照片到底放在他这里多久了

    她看了照片上的日期是去年拍的

    他竟然能不动声色地放这么久,都没跟她说

    “那你又为何知道釉君的事”

    “我找征信社查的。”

    “很好,你种下的因,你就得给我收拾干净,你知道的这些照片发出去,你绝对会身败名裂,从一线名模掉到以后顶多只能演一些不入流的成丨人片而已。

    你考虑清楚,看你是想继续在伸展台上光鲜亮丽,还是脱光衣服供人评头论足。“

    铃铃

    内线电话响起,是总机拨接进来的。

    “喂”他按下了通话钮。

    “总经理,釉君来了同时环保局的人也来了。”是冯采芸的声音。

    “叫环保局的在楼下等,让釉君上来。”他切下了通话钮,冷眼看刘文姿,“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他捡起了其中一张照片,“做不好的话,我就把这张照片寄给杂志社,这张精采度绝对够。”

    “知道、知道”她拚命的点头,将照片全都收好放在包包里。

    唐耿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釉君见刘文姿也在场,脸立刻垮了下来,不过也只是短暂而已,她要自己千万别在意。

    刘文姿说过的,唐耿最爱的人是她,对她只是同情而已。

    “嗨,好久不见。”唐耿向釉君打招呼。

    “把来福还我。”不同他废话,釉君打算要到来福就闪人。

    “不行,我已经联络环保局的人来了,他们抓不到狗,我会很难交代。”他笑笑的。

    “谁敢要唐总经理给交代啊他们抓不到狗,会自己摸摸鼻子走人”她气冲冲的说道。他得意的模样,让她看得刺眼。“还是你要我算这些日子来福在你那里的花费给你我也带钱过来了。”

    “那一点钱我还不看在眼里,有人有话想告诉你。”他示意刘文姿开口。

    “不要,我不要听我那天听的还不够多吗”她怒瞪着两人。那天还叫她要相信他,相信个屁啊

    她打算回去之后,买一打海尼根用力的给他醉。

    她一向自认酒量并不是很好,如果一打海尼根没有达成效果,她不介意买瓶高粱酒试试看。

    yuedutextc;

    “徐徐小姐,请你听我说好吗”

    刘文姿拉住了釉君的手腕,她知道如果没给釉君一个很好的解释,那些照片绝对会上八卦杂志。

    唐耿一定会这么做的

    “用讲的就好,谁准你的脏手碰她了”

    一句淡淡、无高低起伏的话语,吓的刘文姿立即松手,“对不起、对不起徐小姐,请你原谅我”

    釉君不解的眼神看着两人,不懂为何刘文姿怕唐耿怕到这种程度。

    她认识的唐耿虽然个性不是很好,可她还从没怕过他呢

    “拜托你,请你一定要听我说好吗求求你”她几乎都要跪下了。

    “什么事”

    “我知道你的那些事,全都是请征信社调查的,与唐耿根本完全无关吶我讲的那些话,也是我自己随便编造的,请原谅我好吗”

    见釉君有些犹豫地看着她,她还真的跪在她的面前痛哭呢

    “求求你,请你一定要原谅我,唐耿最爱的人是你啊我是因为嫉妒,想赶你走,才会说那些话”她哭花了一张脸。

    “你为什么同我说这些”釉君怀疑的视线移向唐耿。“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对她做了什么”他冷笑着,“这照片值不值得她做这些”唐耿将一张照片递给釉君。

    釉君看的差点吐了出来,“因为唐耿握有你的把柄,所以你才肯说实话”

    “呜呜呜呜”她没再说话,只用点头来表示。

    “好,我原谅你麻烦你马上走,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好想吐,原来刘文姿只是外表高贵而已,其实里子都烂光了。

    她回家后,绝对要向老妈要那张刘文姿的签名,然后撕烂它。

    “耿,底片呢”

    “只有照片,我底片早就烧了,留那种东西没用处。”

    刘文姿知道唐耿没必要骗她,他向来说话算话,烧了就绝对是化成灰烬,“我相信你”她哀怨的眼神望着釉君,“你真的很特别,能让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你死心塌地”

    她真的好羡慕,转过身,她掉下了几滴泪水,颓然的离去。

    “我”釉君身子一个不稳,唐耿快速的扶住她。“可能是看了刚才那张照片,我头晕想吐”

    说完,釉君还来不及用手捣住嘴,就吐了唐耿一身。

    “shit”他低咒着,发现釉君的脸色还是苍白,连忙要她好好休息,等休息完,他才打算和她算总帐。

    他绝对要拍烂她迷人的小屁股,告诉她这就是不相信他所该受的惩罚,看她以后还敢不敢

    也许他真的对釉君太好了,才会让她把狮子当成病猫。

    尾声

    釉君从进到唐家的主宅之后,就一直躲在唐耿的身后,连开口都不敢。

    唐耿的身旁还有唐继中夫妻,这是他找来帮他说情的。由釉君的口中,他知道他父母亲在陈芳妹心中占有多大的分量,只要他们一句话,釉君的母亲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

    yuedutextc;

    “先生,夫人死丫头,你躲在少爷后面做什么给我过来谁准你这么站在少爷的身后的”陈芳妹的大嗓门直扑向釉君,釉君只好乖乖的走到母亲的身旁。

    “你一定是给少爷添了不少麻烦,对吧所以先生、夫人才会全在这里”她气急败坏地对釉君斥道。

    “芳妹,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在想,我们家唐耿有没有这个福气娶釉君”戴馨为釉君说项。

    “什么”上次一起回家吃饭说没什么,现在才过了多久,就要论及婚嫁了陈芳妹很难接受,“不行,夫人,我们只是做管家的高攀不起。”真的是高攀。

    “不会的,徐妈这哪算是什么高攀我是真的很喜欢釉君。你也知道的,釉君从小我就很喜欢她、很疼她了。”

    “这样啊”少爷的人品、条件真的没话说,“可是我总觉得我们釉君没那种福气你呢人家向我提亲了,你开口说话啊杵在那里当电线杆,还是仙人掌啊”

    “妈,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也不想你同意。”感觉太快了嘛,釉君苦着一张脸。

    “既然不想我同意,为什么又叫少爷来提亲”陈芳妹将矛头全指向自己的女儿。“你耍人家是不是啊”

    “我也不想啊”她也是被逼的啊,“又不是我叫他来的,是他押着我过来的。”

    妈没看到这等阵仗吗受害最深的人其实是她耶

    “先生、夫人,我听釉君的话,可能没有很强烈想结婚的意愿,不然就拖个一年吧,一年之后再结婚。”

    “徐妈,一年之后你就当外婆了好吗”唐耿诚实。

    “你可不可以不要开口啊,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釉君气死了,他到底是不是白痴啊,讲这种话分明是想陷害她嘛

    当外婆当外婆这三个字不停的在陈芳妹的脑海中转着,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陈芳妹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那先生、夫人,我应该改口叫亲家公、亲家母了,是不是”这个情况对自己不利,如果她不同意,釉君可能就得当未婚妈妈了。

    陈芳妹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继续说道:

    “刚才一年只是随口说说,现在先找人合个八字,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的好日子你们也知道,一年之中的好日子就那么几天而已。”免得肚子太大,穿婚纱不好看。

    “你们觉得席开几桌比较好这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先生、夫人,我好歹也养釉君养到这么大了,我大聘、小聘全都要收”

    “这当然、当然。”唐继中夫妻才不介意什么大小聘,只要陈芳妹愿意将釉君嫁给唐耿,他们什么条件都接受。

    好厉害的娘啊釉君真的是对母亲突然转变的态度,感到佩服。

    “走吧”唐耿拉着釉君道。

    “可是还没说完耶先生、夫人都还在和我妈谈”先离席很不礼貌耶。

    “那些让他们去谈,别忘了我还约了婚纱公司拍婚纱。”他有十成的把握知道徐妈不会拒绝,所以早和婚纱公司约好了。

    “可是我想睡我又饿又累又渴,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釉君,你最好乖一点,你知道我是看在你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否则我真的会打烂你的屁股。拍完了照片,你想怎么样都行。”

    “婚事拖一年也成”她揪出他的语病,如果可以的话,真是再好不过了。

    “你说呢”他恶狠狠地瞪着她。

    “呃当我没说”

    全书完

    编注:欲知单东昂之精采情事,请翻阅草莓105总裁的小麻烦系列三之一“总裁的嚣张女佣”。

    yuedutextc;

    *欲知卫廷徽之精采情事,请继续锁定总裁的小麻烦系列。

总裁的麻辣秘书第6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7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