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短篇〗询阴_1 > 〖短篇〗询阴_1第3部分阅读

〖短篇〗询阴_1 〖短篇〗询阴_1第3部分阅读


    是肯与不肯」

    「我」小陶呆呆凝视着钓虾池,半天说不出话。

    已近晌午时间,夫子将网袋中的虾捞起,拿去碳炉边,准备升火烤了吃。在这个忙碌的都中,他们算是「化外之民」还是「游民」,恐怕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

    小陶坐着仍钓了一会,却心不在焉,就收了钓竿,也跟过去帮忙碳烤,并且要了半打啤酒。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放弃曼玲。」他终於说出口。

    「那还有什麽好研究的他要怎样就怎样罗」夫子闻着虾香道。

    「可是我总不能等死吧」小陶仍不放弃。

    「爱美就免怕寒。」夫子说了这句闽南俚语:「要爱情就别怕战争,很简单。」

    「夫子」他露出哀求的眼光。

    「你他妈没有一点出息。」夫子大声吼道:「白交了你这个朋友。琳达的事已经有眉目了,削钱的事才是正事,你不谈,却陷在这种事里面,你叫我怎麽说」

    「平心静气好不好先谈完我这事,再谈琳达,可不可以」小陶变得低声下气的。

    涨红脸的夫子慢慢消了火气,剥了一只虾子吃了,还喝了几口啤酒方幽幽地道:「真是孽缘孽缘」

    小陶大气不敢吭,等待着他的下文。

    夫子忽然叹了一口气:「老实说,我能有什麽办法现在敌暗我明,他不动则已,一动我们防不胜防,所以从今天起,你只有少走夜路为妙,每天上下班最好别走固定的路线,作息也要更改,连我的店也少去。」

    「你怕我连累你」小陶似乎恍然大悟。

    「随你怎麽说。」夫子不愿多解释:「巧巧跟我谈过这件事,我也觉得不是那麽单纯,不过敌不动我不动,等对方有了动静,我就会把来龙去脉查个一清二楚,看是谁在其中搞鬼。」

    「目前似乎只有如此了。」小陶这才感觉饿,剥了一只虾吃後道:「琳达那边呢」

    「就是昨天,我已经摸出那姓李的底细来。我又看到他那部宾士,把车号传给我干交警的朋友,马上查了出来,原来他是润开企业的小开,润开你知道吧搞食品的,市面上有好多种知名饮料是那家公司生产的,最近的一种叫摸摸茶,常在电视上打广告,知名度很高,你一定看过。」

    「摸摸茶」小陶想一想道:「嗯,我有印象,好像还喝过。」

    「别想了。」夫子飞奔到钓虾场的冰柜中取出一罐「摸摸茶」回来给小陶:「清楚了吧」

    小陶看着罐面那卡通式迎合年轻人口味的设计,不免出言道:「又是暴利,削翻了。」

    「所以罗,完全符合我当初的猜想,可以好好玩下去了。」

    「他的背景查出来没」

    「当然。他叫李焕然,今年三十四岁,从国外留学回来之後,就被他爸爸安排在润开任小主管,现在已经干到总经理了。」

    「结婚没」

    「你别插话好不」夫子正述说自己的成果,当然不喜欢被打断话头:「他返国不久就结婚了,听说也是安排的,女方同样是某大企业的家族。婚後,生了一个儿子,妻儿一直被严加保护,极少公开露面。」

    「这更方便他在外头偷腥嘛」小陶说。

    「也许吧不过他的婚外情十分保密,也或许根本没有,琳达只是他的朋友。总之,他身边的人并不知悉有此事,若真如我们所想跟琳达有一腿,那可是个天大的消息,光放给媒体就值不少钱。」

    「接下去要如何做」小陶对这种「叁谋工作」毫无概念。

    「对付琳达。」夫子肯定地说:「从她身上着手才是正确的。首先我要窃听她的电话,抓到他们情话绵绵的证据,然後要胁她,叫她传话给李焕然,如果不给钱的话,就公布录音带。」

    「若琳达不肯就范呢对於她不利嘛」

    yuedutextc;

    「那她死得更惨。如果我们直接找上李焕然,不但拿录音带威胁他,还可以公开你和琳达之间的床事,李一定很火大,那麽琳达岂不是断了经济来源。这麽一分析,她会不就范才怪。」

    「这一招的确很狠。」小陶听得津津有味,反倒对虾子没有胃口了。

    「狠的还在後头呢」夫子继续他的计画:「他李家捞的钱,总该分我们穷光蛋一点吧」

    「多少」

    「三百万,应该值这个数目。」

    「三百」小陶眼睛为之一亮。

    「一卷录音带卖三百万,你听过没」夫子笑眯眯地看着小陶。

    二十六、

    一卷录音带卖三百万,的确闻所未闻,若比照他们卖那钻戒的惯例,最起码也是五五分帐,那麽他小陶一下子就拥有一百五十万了,这个身价,娶曼玲应当够格了吧彻底断绝乔治陈的希望,岂不什麽事都没有了这是小陶自己设想出来的高招,很奇怪,以夫子的聪明为何没想到这一点,他不明白。

    小陶重燃起希望,遂又约了曼玲见面。他遵照夫子的劝告,选择在下午的公园里,有许多闲坐下棋的退休老人,更何况他是躲躲闪闪赴约的,相信无人能跟踪。

    「如果我有了一百五十万,奶肯不肯嫁给我」小陶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问。

    「你是不是跟乔治陈见面了」曼玲却有意规避他的问题似的。

    「我问奶,我是个身价一百五十万的男人,能不能娶到奶」他又重复了一次。

    「你怎麽会一下子有这麽多钱」

    「生意啊我最近在谈一笔生意,嗯卖录音带,很畅销的一卷录音带,保守估计至少可以赚一百五十万。」

    「其实,一百五十万连一栋房子都买不起,还差得远呐」曼玲望着公园内骑脚踏车的小孩续道:「连间新房都没有,怎麽结婚」

    小陶望着的是一对携手散步的老伴侣,他的眼瞳内散发出异常的光彩,那是对未来的幢憬;这一刻,他看得很远,直接跳过他和曼玲的性事,没有一点亵渎、绝不航脏地,看到他们白首偕老、儿孙满堂。

    「我们可以先贷款,拿一部分钱出来装潢。」他眼瞳内的光彩仍未消失:「一部分做结婚基金,然後我会努力工作赚钱,把奶养得胖胖的」

    「可是,乔治陈怎麽办」她浇了他一盆冷水,以致他眼中的火光熄灭了。

    「关他什麽鸟事这个王八蛋还出言恐吓我,他以为老子是省油的灯,我操逼我上梁山,那就大家走着瞧。」小陶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他真的恐吓你他是怎麽说的」

    「奶怎麽知道这件事」小陶霍然想起来。

    「他打电话给我,说跟你谈过他说你要退出,我我是不会相信他的话。」曼玲有些结结巴巴。

    「胡说八道。」小陶仍在气头上:「如果我答应他退出,那我还会告诉奶一百五十万的事奶知道吗他甚至想用钱买通我,要我退出,他妈的想拿他家的臭钱来羞辱我,把我的人格放在何处」

    「他肯出钱」

    「爱情可以用钱买吗真幼稚。」

    「他肯出钱」曼玲又问了一次。

    「他为何不乾脆花钱去找妓女算了,这种货色,我根本无法谈下去。」

    「小陶,别在意他。」曼玲居然春风满面:「走,我们去赶一场电影。」

    「可是」他仍记得夫子的叮咛:「不能太晚哦我还有事要办。」

    yuedutextc;

    二十七、

    夫子和巧巧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在小陶看完电影之後叩了他,要他到店里来喝酒,庆祝他们和好如初,当然,夫子还特别告诉他,别操心,他们要提早打烊,不会有人来马蚤扰,那就不用担心安危了。

    小陶抵达时,店的门已经拉下一半了,看样子是玩真的。他弯腰走了进去,并起的两张桌上摆了好几道海产,真是难为了这一对情人。

    「我刚从淡水回来」夫子道:「弄这些货,颇费了一番功夫哩」

    「你们小夫妻俩庆祝,干我屁事」小陶打趣道。

    「我们吵架,还不都是为了你。」夫子向小陶眨眨眼:「你是见证人嘛」

    「夫子说,他常在外头跑,是帮你处理一桩感情纠纷,对方不肯罢休,是也不是」巧巧走了过来问。

    「就是嘛,直到现在还在纠缠呢」夫子又挤眼睛。

    「暧,巧巧,是过去的一段孽缘啦」小陶引用了夫子上面用的词:「孽缘,非结束不可。」

    巧巧坐下後,看看他们俩有无「串供」之嫌,然後摆出一副老大姊的姿态道:「小陶,你就是太花心,当心哟哪天栽在女人裙子下头。」

    「是,是。」小陶在桌面下用劲掐夫子大腿一把:「我太花心,要改,要改。」

    夫子会意过来了,痛也到了心里。这是给小陶背黑锅,不过,夫子也有苦衷,总得先救自己吧

    三个人吃这顿宵夜颇愉快,酒是一瓶一瓶的开,最後竟喝起洋酒来。他们小俩口挺有默契,轮番跟小陶拚酒,下半夜,小陶终於醉倒了。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他发觉陷身一片漆黑中,耳朵倒还灵光,听见有人谈话。

    「不要嘛万一他醒来怎麽办」

    说话的是巧巧,小陶听出了。

    「小陶醉死了,没关系,来嘛我要」

    这是夫子的声首,紧接着就是唏唏嗦嗦地剥衣服声。他知道了,这小俩口正准备办事。接下来声音越来越激烈,似乎是在吧台上。他想起夫子曾告诉过他,就在吧台上干过巧巧,那麽他是没说谎了,这倒引起了他的好奇心,遂从沙发上悄悄地翻了个身。

    吧台上的数盏小灯仍是亮着的,灯光下坐着一对捰体男女,面对着面;女的双腿摆在男的双腿上,两手搂着男的脖子,而男的双手後撑,腰杆则前後蠕动。不消说,正是夫子和巧巧。

    巧巧的孚仭椒烤拖窳搅f颍蛭炅淙郧幔椅瓷圆蝗缯枣20前愕南麓梗却笥衷驳募一铮媸歉龊枚鳌7蜃铀坪鹾退行牡绺杏Γ谒怊嵯胧保蜃泳团渤鲆恢皇掷矗话盐兆n汕涉趤〗房,捏呀掐的。

    「哎别这麽用力,啊好,好棒噢」

    「小声一点,不要叫。」夫子轻声言语。

    「可是,可是人家爽嘛。」巧巧在吧台上整个身体皆後仰,两只奶子朝上,一个被夫子紧紧握住,另一个呢小陶几乎想跳上去,帮忙夫子搓捏。

    巧巧除了不断呻吟之外,好像太久没被滋润过一般,身体不断地左右摇晃,使得吧台一直发出嗄吱响,小陶颇担心它承受不住,终要垮下来,真是杞人忧天。夫子越干越起劲,弯曲的双腿全翘了起来,紧贴在她後背,用劲往里插,致使两人的身体几乎要贴在一块。这就好像特技一般,让两个盘坐的人紧紧黏合在一起。

    巧巧玩得正兴起,又伸出一只手到二人交会处,一面抚摸夫子的卵蛋,一面把弄自己暴露在外的荫唇,不一会就一手滛水,她赶忙伸到夫子嘴前,让他吸吮,如此往复一二回後,她再给自已吸吮,彷佛那是可以治疗百病的仙丹妙药。

    夫子好像厌倦了这个姿势,很吃力地爬起来,一不小心碰撞到头顶的玻璃杯,顿时发出叮咚响。

    「小心点,你想把他吵醒是不是」巧巧一边换姿势一边说。

    「这时候才知道障碍有多少。」夫子好像很困难地翻过身,平躺在吧台上。

    「嘘」巧巧跟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後直接跨上他身体,单手在他身後摸呀摸的,总算抓到了他的y具,便往自己洞内塞;当竃头碰触到她荫唇时,她闷哼了一声,猛力往下一坐,连小陶似乎都听见了夫子的y具插入的声音,响彻云霄啊

    巧巧玩得兴起,一旦「占了上风」,得理不饶人,上下起伏不断,越搞越激烈,连双手都往上伸,紧紧抓住顶上的梁柱,那浓密的腋毛便被小陶看个一清二楚。

    夫子在下位被她的洞洞搓得爽了,一会平躺,一会又挺起腰杆吸她的孚仭椒浚蛑辈荒茏约海孀徘汕傻亩鞅浠蛔耸啤d┝耍餍宰绷耍僖话淹频顾吒咛鹚龋盟亩瓷涎觯会崦土ν锊澹椿匚奘耍负跻亚汕筛废掳商ǎ习肷硇诎肟罩小br >yuedutextc;

    二人同时爬起来,巧巧很自动地伏在吧台上,把屁股高高翘起,等待夫子插入;只见夫子伸展身体,抓了瓶啤酒,打开瓶盖仰脖灌了一口,然後用瓶子对准她的下洞插进去。

    巧巧又是一声呼喊,接着开始呻吟,屁股随着夫子的瓶子前後摆动。夫子跪在她屁股後头,极专心地只顾着用啤酒瓶朝她下体捅,每隔一断时闲,他会把酒瓶抽出来,仰脖再灌一口,直到整瓶酒喝完。

    这时候,他的小鸡鸡已经软了,力不从心。巧巧转过身体,见此状况,就用手帮助夫子打手枪,颇费了一番功夫仍未见效,索性凑嘴上去吸吮,再度挺立後,她仰躺高举双腿,不待夫子冲上前,就自动抓住他y具塞入。

    夫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更加努力冲刺,隔了一会,小陶就见到二人一阵痉挛,不再有动静了。小陶没注意到,自已的内裤里,也早已湿了一片。

    二十八、

〖短篇〗询阴_1第3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7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