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合谋 > 合谋第40部分阅读

合谋 合谋第40部分阅读


    觉得她那感谢二字有点言不由衷,显得比较勉强。我们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山上的宾馆,时间将近要到11点。下山后,由于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手机,彼此一般没有电话联系。不久,我那在平阳市当市长的爸爸调云景市当书记,我们全家都迁了过去,与平阳的熟人朋友接触便少了起来,但我时常想念他们。俗话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有时候,确实觉得此话不无道理。五年后的一天,出差到běi jing去,我竟在火车上与林秋霞不期而遇。那天,一向紧张卧铺车箱里却空出了许多床,我去到12号车箱找自己的15号中铺时,上下铺和对面的上下铺全没有人,只有对面的中铺上躺着一个女的脸向着里面。大约是听到了响动,那女的将头转了过来。我也看了一下那女的。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们惊奇地不约而同叫了起来:“是你”“是你”林秋霞跳下铺和我热情地握手。我发现她体态丰满了一些,出落得更加迷人。接下来久别重逢的我们便欢快地交谈起来。她自我介绍说已经结婚,先生很有经济头脑,在běi jing开了家小公司,收入可观。丈夫很支持她搞文学创作,公司和家里的事不要她cāo半点心。她已出版了一部长篇和一本短篇集,并加入了省作协。见她进步这样快,我真心为她高兴。我也向她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结婚后的一些情况。谈着谈着,我们自然说到了那个有月亮的晚上发生的事。我对她说:“那天晚上可真把我吓坏了,从那以后,你再没有发过那种病”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将看我的眼睛躲开说:“你认为我象一个病人吗现在,彼此都已结婚,无所顾忌了,我就坦白地告诉你,由于你长得英俊有才气,我早就暗暗爱上你了,并且知道你也很喜欢我。其实,我那昏厥是特意装的,静静地躺着是让你来勇敢地吻我一下。如果你吻了我,我肯定就是你的妻子了。然而,你竟跑走去取水,真是的这样一来,我就误认为你已经有了心上人或者是并不喜欢我。唉”原来是这样。我将现在的妻子素芳和她作了一番比较,虽然素芳也非常漂亮非常关心我,但她不喜欢文学,我们很少有共同语言。秋霞的情况和我的差不多,虽然她的丈夫很爱她,很支持她,但彼此爱好不同,他一心扑在生意上,根本就不和她谈文学上的事。我们两人的家庭不可以说不幸福,但总觉得有点美中不足。如果我能和秋霞结合,相得益彰,互相鼓励,互相支持,生活一定会更有情趣。

    作者:吴模定

    李代桃僵

    李代桃僵

    还是清朝乾隆年间,平江与浏阳交界处的黄泥界是一个有二三里长的山坳,这里是二县人往来的必经之地。那时候虽然没有自行车、摩托和汽车,未修马路,行走靠双脚,贩运靠肩挑步担,但这个山坳上还是有一些人经过。黄泥界距浏阳的社港市和平江的安定桥这二个集镇都有十五六里远,所以,常常有人在此歇脚、吃饭、住宿。界上靠平江这一边,有一个叫李信云的开了一家小饭铺叫君临阁,请了一个伙计刘大光。

    李信云不是本地人,老家在平江的虹桥,距离黄泥界有一百多里远,妻子业已亡故,有一个儿子叫李汪海,二十好几了,长得身强力壮,在老家务农。

    李信云原来是挨肩头皮搞长途贩运的。一次路过黄泥界住在君临阁时得了急病,幸亏原来的老板也姓李叫李杏良,是个好人,为他请医治病,对他百般照顾。李信云病愈后,年纪已经快七十岁的李杏良见这个本家很jing明,自己膝下无儿,一问洠蛴终梅希谡鞯美钚旁仆夂螅闶樟怂氖殉鐾返乃遄印4哟耍钚旁平崾思缣舨降5纳模庸芰苏飧鲂蛊獭6旰螅钚恿疾拧钚旁瓢苍嵋甯负螅蛊躺约幼靶藜绦3肓肆醮蠊庹飧龌锛啤br >

    儿子李汪海农闲时常来看看父亲。李信云因为有点进项,便不让他空手回去,次次都多少有点打发,并希望他早点成家。

    一次,家住平江钟洞的刘大光因母亲得重病回了一趟家,待母亲稍好回转黄泥界时,却发现店铺的前门紧闭,一边大声叫喊一边用力敲门,但半天也没有人回答。他觉得奇怪,老板平时是不轻易离开的,到哪里去了呢是不是重得了病他知道后面有门,老板也住在后面,便绕过去看。他将后门只轻轻一推就开了,原来门是虚掩的。刘大光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因为关着前门屋里很暗,便摸索着朝前面走去,想先打开店门。在开门那一刻,他突然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打开店门后,光线一下shè进屋里,他看到靠右上角的那张桌子旁边的地上躺着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地上流了一大滩血,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大声惊呼着跑到外面。邻近的住户听到喊声,从四面八方聚拢来询问情况。刘大光已呆若木鸡说不出话,只用手朝屋里指了指。众人拥进屋后,看到那具无头尸也都吓了一跳。大家看那无头尸身上是李信云平时穿的衣服,胖瘦老嫩与身材长短也象是李信云,于是断定死者就是他。

    那时候没有电话和单车摩托汽车,信息是非常闭塞的。黄泥界到县城好几十里,县里断案的就是县衙,如果没人报官,又没碰着县太爷下乡私访,县衙里不会知道,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挖窟寻蛇打”。若是县太爷下乡办案,地方邻里就得受到牵连,成为怀疑对象,特别是本案的第一目击者刘大光很有可能被认定为凶手。因此他十分害怕这案子会牵涉到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一直不停地哭泣。

    大家相处ri久,心知肚明刘大光是个忠厚老实的人,绝对不会做出这伤天害理的事,于是一边安慰刘大光一边商量如何处理这桩无头尸案。结果,一致认为早些掩埋尸体,悄悄结束这桩命案为佳。大家推举几个人对饭铺的财产进行造册登记,稍重要的搬到别人家妥善保管,再想法通知李信云的儿子。众人让刘大光先回家去等候消息,这边没事更好,如有事,要随喊随到。

    刚刚下葬后,刘大光还没走,李信云的儿子李汪海好象已经知道消息,风尘仆仆匆匆忙忙赶来了。碰着刘大光和几位四邻,李汪海问父亲哪里去了大家将早已想好的话一致回答说:“令尊得急病死亡,因为天气炎热等不及,我们大家帮着下葬了,财产也已进行清理并妥善保管,只等你来处理。”

    听说父亲已死,李汪海大恸,在刘大光和几位四邻的陪同下到坟上大哭了一场。

    李汪海哭过后突然对大家说这里隔老家太远,不方便祭扫,要变卖财产将父亲迁葬回去,让他老人家叶落归根。

    那时候没有公路运输,要几个人抬着沉重木棺翻山越岭走百多里的路确实不容易。因当地有“捡坟”的风俗,便有人建议过几年肉身化了以后再捡骨头回去。李汪海不同意,坚持要运棺木回去。众人只好由他。

    坟被挖开后,李汪海又哭着要看父亲的遗体。棺材被迫打开,李汪海看到里面是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又嚎啕大哭起来,扯着刘大光追问头颅哪里去了众人非常宭迫,只好说出实情。

    武高武大膂力过人的李汪海止住哭声,象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将旁边身微力小的刘大光提起,厉声喝道:“是你谋害了我的父亲,我要你偿命”刘大光吓得面如土sè,连连大呼冤枉,哀求饶命。李汪海将刘大光丢在地上说:“我父亲武功高强,三五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知道你一个人是不可能谋害他的,一定是看到他开饭铺多年,有了不少积蓄,串通地方人合夥谋害了他。你是怎么与人谋害的快快从实招来我知道,人死不能复活,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是公了还是私了赶快给我一个回答”

    听话听音,众人知道李汪海是想借机讹诈。如果惊动官府,也是一件麻烦事,大家受到牵连,少不得要耽误时间,还会受皮肉之苦,甚至有可能屈打成招,承认自己是凶手,把自己的小命赔进去,便打算破财折灾,凑点钱堵住这家伙的嘴。

    李汪海见刘大光与四邻都胆小怕事老实可欺,便张开狮子大口索要纹银200两。刘大光与这些四邻都是穷人,哪里凑得出这么多钱只好硬着头皮任由官府公断。大家听说平江现任的吴知县是个清官,很会断案,便抱着侥幸的心情一同来到了县衙。

    大堂上,吴知县一边听案情一边对跪在下面众人逐个审视,发现李汪海死了父亲却并不见得很伤心,他虽然哭了,但那哭声有点象装出来的,特别是他的相貌现得凶残,心中便有了疑惑。再看刘大光与那些四邻,全象是一些老实怕事的人,便暗暗打起“肚皮官司”来。

    吴知县令人陈列出许多刑具,手执棍棒的士卒耀武扬威站立在两边。他将惊堂木在案桌上重重一拍,威严地说:“本县早已掌握案情,就看你们招不招供主动招供的,可以免受皮肉之苦。顽抗的大刑伺侯到死。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我的刑具硬”

    那些骇人的刑具和众士卒的厉声吆喝,虽然让刘大光和四邻的人吓得战战兢兢,但他们实在没有杀人,拿什么招供呢只是承认自己太糊涂,不应该看到尸体穿着李信云的衣服,形状也象,就当成李信云。又因为害怕惹事,没有先报官,帮着悄悄地将尸体埋了,这是极不应该的。

    吴知县转过头双目炯炯盯着李汪海大声喝道:“李汪海,你为什么坚决要立即将父亲迁葬回去为什么一定要开棺看尸这说明你早就知道棺材里装的是无头尸,你是想借此敲诈大家,其实,真正的凶手是你,是你为早ri得到父亲的财产杀了他”

    李汪海在这猝不及防的心理攻势之下,慌乱地说出了令他后悔莫及的一句话:“我没杀父亲,他没死。”

    听了这句话,吴知县心中暗喜:看来自己的判断正确,便不容李汪海有思考的余地,紧接着威严地连连追问:“你父亲没死,在哪里”李汪海知道自己已经失言,再也瞒不住了,只得回答说:“在我姐姐家。”“你姐姐家在哪里”“离我家不远,在虹桥的向阳村。”

    吴知县当即令捕快星夜赶程前往抓人。他们在天亮不久到达,李信云刚刚起床,一下抓个正着。

    经过审问,李信云父子被迫交待了他们杀人越货的经过。

    原来,六天前,有一个外地收款的人在返回途中不慎踩着路上一颗铁钉刺伤了脚,本来是打算到集镇上安定桥去住宿的,因脚痛到黄泥界后再也走不动了,天又开始断黑,只得在君临阁住下来。那晚合该有事,刚好李汪海来了父亲那里没被人发现,伙计刘大光回家探望母亲去了,住店人又不慎露了财。父子俩见财顿生歹意,便谋害了那个男子。

    得手之后,父不子俩将李信云平时穿的衣服穿到被害者身上,割下头颅,以便大家认不出死者的面目而造成李信云已死的假象。然后,父子俩拿着钱财和头颅深夜回了虹桥。

    李信云父子招供了自己所犯的罪行,并说出了埋头颅的地方,其结果当然是双双伏法。

    作者:吴模定

    yuedutextc;

    忧心忡忡

    忧心忡忡

    李如松是个讲究养生之道的人,只要是对身体有害的东西,不论多么喜欢也不吃。

    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的保健意识普遍增强,各种谈保健的书籍、报刊宣传资料和电视节目与ri俱增,多得数也数不清。李如松对这些都看得非常认真过细,所以,讲起养生经来头头是道口若悬河。

    他懂得的东西比较多,哪些食物对身体有害,哪种生活方式不利于健康,他都特别注意。但是,随着所掌握的东西越来越多,他的胆子却越来越小,变得这也不敢吃,那也害怕尝,这也不敢作,那也不敢为。

    他本来很喜欢喝咖啡和茶,也喜欢写点文章,早、中餐后喝了那些东西,他就觉得jing神振奋,写作时头脑清醒文思泉涌。但是,一本保健书上奉劝大家少喝这些东西,说咖啡会损害神经,并能引起十二指肠炎;茶里里面含有鞣酸,容易使胃壁老化而变得僵硬。

    他特别爱吃桔子汁,认为那东西味甜清香可口,实在甘美。但保健书上说,桔子含糖太多,容易使人得糖尿病,甚至使人的牙齿全部脱落,并且所含的柠檬酸也容易腐蚀胃壁。

    他的食yu很好,米饭和包子馒头面包都吃得津津有味,但现在水稻和麦子喷农药很多,残留的农药在体内容易产生积累xing农药中毒,且淀粉之类吃多了将套致肥胖症。

    有人提倡多吃蔬菜,但蔬菜不杀虫便长不成,有昧良心的人头一天才喷农药,第二天就将菜拿出来卖。吃含农药蔬菜中毒的报道和传说屡见不鲜。

    他很喜欢吃肉,但肉也不安全,因为猪一般都是用工厂生产出来的饲料畏的,含有很多添加剂。吃鱼同样有问题,一般说来也都是用商品饲料养的,且水质污染ri益严重,鱼身上渗有汞,容易发生重金属中毒。

    吃野生动物也不可靠,不但数量少供不应求,价格昂贵,而且肌肉中shè入了很多有毒的铅弹,有些野生动物还是放毒药诱杀来的。有些名义上叫野生,实际上是用工厂生产出来的含添加剂的饲料畏养而成。

    吃鸡蛋也有顾虑,现在的蛋鸡多是用颗粒饲料畏养的,所生的蛋同样含有不少添加剂,而且蛋中含有令人可怕的胆固醇,能阻碍血液从动脉流向心脏。

    不但吃的方面令人担忧,运动也应当谨慎。跑步容易使人得一种很痛苦的椎间盘损伤;游泳容易损害耳朵引起耳聋;散步会出现足弓扁平;举哑铃和引体向上将加重心脏负担。现在川流不息的汽车和工厂里林立的烟囱排出的废气,使大气污染越来越严重,呼吸越急促,吸入的有害气体也就越多。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质文明的进步,彩电、电脑和手机都不断普及,频繁而长时间的可怕辐shè将严重影响人的身体健康。

    这样一来,李如松一般东西都不敢吃了,一般运动也不敢进行了,整ri忧心忡忡。他冥思苦索,我究竟应该到哪个“世外桃源”去过与世隔绝的“健康生活”呢

    作者:吴模定

    通话无数未谋面

    通话无数未谋面

    深夜,我拨一个熟人的电话,自认为并没有拨错,但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声音如银铃般中听的女人。那声音既柔和清脆又很有韵律,普通话非常标准,是我很愿意听的那种。凭听觉判断,她可能年龄还不大,才三十多岁。但是,晚上和一个素昧平生的的年轻女人在电话中交谈似乎不很合适,我便礼貌地说了声:“对不起,我打错了。”就在我准备挂机的时候,对方却很快地回话说:“没关系,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一会儿也睡不着,正感到寂寞,想找个人说说话。”于是,我和她聊了几分钟,互道晚安后结束了通话。

    第二天,我拨电话时,不知是什么原因,竟又和她“碰”上了。由于我们已经通过话,彼此随便了一些,不知不觉谈到了各自的爱好。她竟然也喜欢文学,特别奇怪的是我们都正读着同一本书基督山伯爵。我们简单地谈了彼此的读后感。她的见解竟和我的大同小异。我很高兴自己遇到了一位知音,但因为时间关系,只得恋恋不舍地挂机。

    第二天,我总是不停地回忆我们对话的内容。她那自然而优雅的语言,那聪明睿智的对答和逗人忍俊不禁的诙谐,都使我为之倾倒。她那秀丽的抑扬顿挫的声音不断在耳际回响,我被她的魅力征服了,心中产生出许多遐想。

    晚上,我虽然斜躺在床上想看一会儿书,眼睛却直愣愣地盯着房顶,怎么也看不下去。我知道自己又在想着给她打电话,便掏出手机特意拨了上二次拨错了的那个号码,电话通了,接话的仍是她那动听的声音:“喂,你好〃

    “是我,”我有些激动,不知所措,说:“这么晚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你一定讨厌我了”“哪能呢你给我打电话是看得起我,如果你有兴趣,我们接着昨晚的继续谈,可以吗”她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起来,好象我们已经不是陌生人,而是深交多年的老朋友。

    这一次,我们谈了整整一个钟头,因为是在电话中,竟忘记了对方是女的,她好象也没意识到我是一个男人,完全消除了男女之间那种拘谨,简直到了畅所yu言的地步。

    通过交谈,我零零星星地得知,她已37岁,20岁时和一个跑长途的司机结了婚。那男的是一个脾气暴躁,不开车时就喜欢酗酒的人,现已与他离婚。这次婚姻虽然不成功,但他们还是生了一个儿子,今年已经16岁,很漂亮而且十分聪明,还没到年龄就启蒙读书,一路扶摇直上,中间还跳过一级,现已考入b市一所重点大学。她说儿子长得很象自己,是她的骄傲和希望,现在是跟着她过的。于是,我无形中在脑海中勾画出一幅美女图。我在电话中对她说:我知道你一定很漂亮。她笑了起来,未置可否,问:凭什么这样说呢

    随着通话的增加,我们不知不觉互相依恋起来,而且达到了无话不谈的程度。她也知道我38岁了,已经离异二年。但是我们两人谁也没有问过对方的姓名和地址,谁也没有主动向对方作过这些方面的透露。我们的友谊虽然ri益加深,心心相印,却一直不知对方为何人。

    我们照样每次通话都很投机,特别是对某部书的评价,我们的见解总是相同。很多时候,我们从对方的谈话中获得启发、灵感和力量。我们常常在电话中相约去看同样的书,以便互相交流心得。久而久之,语言的交流成了我们雷打不动的习惯。不管多忙多累,没有哪一夜不通话的,就是哪个偶而外出,也必须在旅社或亲戚家和对方通话,如果一夜不通话,就会寂寞难耐,不停地思念和担心对方。有二次,由于信号不通,我们没打成电话,二人都几乎彻夜不眠。

    后来,由于我们都喜欢写点东西,又都有了电脑,便互相告诉了电子邮箱,但我们严格约定都不用视屏。所以,虽然我们写出的东西第一个就传给了对方,彼此看后也会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但我们只是神交的朋友。我们虽然从来没有见面,却彼此时刻感觉得到对方的存在,关心思念着对方。

    渐渐地我们萌生了爱情之花,虽然含苞丰满,却坚守不放。因为我们有过君子协定,不到她儿子大学毕业我们不见面。我们都认为,这种纯粹用语言倾诉的带着希冀的爱,比眼睛的注视和手的抚摸所表达的感情更有意思,更真切、持久。

    yuedutextc;

    然而,噩运来得太突然了,一天夜里,我正给她打着电话,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响,电话立即中断了,任我怎样拨打都没有了回声。第二天,我从电视上看到了汶川发生地震的惨象。此后好多天,任我将手机拨烂,再也没有听到过她那银铃般的声音。我怀疑她在那次大灾中遇难了,如果她还活着,能这么久不接我的电话这么久不给我来电话吗但是,我总幻想她还活着,还会来和我晤面。所以,我的手机一直开着,号码一直不变。我害怕万一她打来电话我没接,该多着急,多担心呀

    过了一段时间,我确信她已去了另一个世界,便大哭起来,我备了三牲茶酒和鞭烛香纸,对着sc那个方向给与我通过无数次电话却从未谋面的恋人祭奠了一番。我们今生无缘同床共枕,如果真有轮回的话,但愿来世能够结为连理。

    我十分想念和担心她那很聪明的儿子能否承受得了如此沉重的打击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在b市哪所名校读什么专业如果他知道我和他妈妈的友谊和恋情,希望能够和我联系,我现在的情况混得不错,倘若他在某些方面需要我帮助,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作者:吴模定

    一根红毛线

    一根红毛线

    丁婉秋老太太有一个jing致的小木盒,长年挂上一把小锁锁着,其他人,连与她朝夕相处的,几十年从来没有和她发生过口角的丈夫李健如都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要紧的东西。他们的儿孙辈当然就煞费苦心也猜不出来。她听过孙子孙女们在小声议论:nǎinǎi那木箱里可能是一件祖传的值钱小文物;可能是一个原来准备送给某位心上人却因为什么缘故没能送出的漂亮绣荷包,因为她很会绣东西,所绣的公鸡和鲤鱼都象活的一样;可能是哪个曾经爱过她的年轻人送给她的照片,或是他们不便公开的合影总的是,他们富于想象,作出各种设想猜了很多。

    她理解孩子们的好奇心,自己不也是从他们那么大而逐渐变老的吗现在老了,身体毛病很多,说不定哪一天两一伸就到了另一个世界,所以,她决定公开自己的“秘密”。

    孙子孙女们几个怀着急切的心情,将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紧地注视着小木盒。

    当她真正把盒子打开后,孩子们露出了失望的眼神。因为木盒里装的东西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里面不但没有珍宝,荷包,连发黄的小照片也没有,只有一根用白纸包着的4尺来长的红毛线。

    “nǎinǎi,难道就是这个”“nǎinǎi,您当宝贝一样珍藏着这么一根普通的红毛线干什么”“nǎinǎi,难道您这红毛线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和用途”小孩子们七嘴八舌提了许多问题。

    为了解除他们的疑虑,她给他们讲一段虽然不离奇却很有意义的几十年前的往事。

    小时候,她和李健如虽然不同村,但彼此的家隔得很近,大点声音喊一下就能听到。在二小无嫌猜的时候他们是同学。放学后或是假期,他们常常一同去寻猪菜,下河捉鱼和上山砍柴。他大她一岁,比一般同龄的男孩子长得高,气力也大得多。他做事又快又好又稳当,砍柴时帮她捆得很熨帖还常常为她挑到山下的大路上。长成18岁大姑娘的时候,她和他悄悄地爱了起来,因为她觉得他不但长得结实英俊,而且勤劳诚实乐于助人,相信和他结合一定会幸福的。以后的事实证明,她当初的选择还真是没有错。

    18岁那年的chun天,李健如发现隔他们家十多里远的苏姑山那片大森林里有很多蘑菇,邀她一同去采。她虽然十分乐意,但怕父母不同意她单独跟一个男孩出去,便撒谎说是有一个家离苏姑山不远的女同学李惠敏邀她去他们家玩。由于她平时从来不说谎,那时又没有电话可以证实她说的话是真是假,父母叮嘱她小心一点,早去早回,然后就同意了。他们“演戏”是很注意的,让李健如先走,在几里外的小山嘴那边等她,靠家近,可以看到的那一段只是她一个人单独走。

    会面后,他们高高兴兴有说有笑朝着苏姑山进发。大森林里非常幽静,没有见到一个其他人。们他肩并着肩,一边采蘑菇一边说起了情话。中午,他们吃了一顿野餐,食物全是李健如事先准备好了的。他想得颇周到,烹调技术也很不错。他们吃得很开心。

    那里的蘑菇真多,由李健如带去的二个箩筐都装满了,他们便在森林里玩了起来,一边采摘各种颜sè的美丽野花,一边欣赏长着奇特形状的大树和古藤。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ri子过得特别快,待看到太阳快落山了准备马上回去时,他们却在森林里迷了路,走来走去都在原地转圈圈,连放蘑菇的地方都无法找到。太阳已经西墜,他们开始慌张起来,幸亏,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猎人狩猎用的小茅舍,便向那里走去。猎人不在,好象有一些天没来过了。

    那天正好是古历十五,ri落之后有月亮。借着月光,们他发现茅舍隔成了二间,外间有灶有锅,灶上还放着一个盐罐,里面剩有一点盐,一个挂钩上的竹篮里还剩有一些干蘑菇,特别是灶上有一盒火柴,灶湾中还有一些很干燥的篾片和硬柴。这很让他们欣喜。

    李健如点燃篾片照明,又用小桶在不远处提来山泉将那些蘑菇洗净,生火煮了起来。顿时,小茅舍中飘满了诱人的香气。虽然没有油,那些蘑菇只放了一点盐,但他们却吃得有滋有味。

    茅舍的里间有一张简陋的床,床上有被子,虽然不新,却还现得比较干净。李健如用罩衣将床过过细细掸了一下,拉开被子使劲抖了抖然后铺平,指着对婉秋说:“你就凑合着睡在这里我看见外间那屋角有干草,弄点打个盹就行。”说完,他拉拢房门出去了。

    小茅舍坐落在万籁俱寂的山林间,只能偶而听到几声小虫的唧唧。茅舍里是二个正值青chun期的少男少女,婉秋和衣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门没有从里面上栓,她在考虑要不要上拴如上栓,他肯定能听到栓门的声音,当然会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什么意思况且即使上了栓,如果他夜里真想趁此良机干些风流韵事的话,那栓还不是形同虚设以他的气力,只要稍微一推,门就会开。若是他硬要使蛮,自己是无法规避的,便只能逆来顺受,自己反正迟早是他的人,只不过这事来得太快一点罢了。此时的婉秋,身上开始郁热难耐起来,象煎面饼似的翻来复去。她的心是矛盾的,既有些担心,又存在着某种希冀

    这时,她的辫子散了,正打算再结好时,突然手触到了扎在上辫子的红毛线,便蓦地产生出一个奇妙的想法:我何不用这毛线作为试剂,把自己锁起来于是,她蹑手蹑脚走到门边,将红毛线缠在门把手和门栓上。只要李健如一推门,毛线就会扯断。

    婉秋疲劳了,也安心了,不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她醒得很早,起来一看,毛线原封未动,心中十分感动,便将它小心翼翼地保存了下来。

    本来,婉秋的父母认为两家相隔得太近,不同意她和李健如结合。后来,他们知道了这红毛线锁门的事,认为李健如真的是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便同意了这门婚事。

    以后,李健如成了大老板,身边美女如云,但他从来没有出过轨,一心一意爱着婉秋,直到垂暮。

    丁婉秋欣慰自己没有选错,这经过考验的婚姻给了她一生的幸福。她考虑到自己年老后毛病不断,身体不及李健如康强,很有可能先他而去,为了儿孙后代因丈夫的崇高人品能更加尊敬他,特意公开了自己保守多年的秘密。

    作者:吴模定

    大奖得而复失

    大奖得而复失

    yuedutextc;

    买彩票虽然是为社会福利和体育事业等送爱心作贡献,但买彩票不希望自己中奖的人恐怕没有。有的人买彩票中巨奖后,改变自己的命运一下成了富翁,有的人中大奖后却招来了杀身之祸,极个别的竟象儒林外史中所写的范进那样一下喜疯了

    我这里要向大家讲的却是一对夫妇买彩票首先得到巨奖然后又失去巨奖,他们非但没有气恼,反而其乐融融,改变了不良xing格,增进了夫妻间感情的故事。

    新华街有一个名叫李奉良的人,开了一家小型杂货店,由于现在做生意的越来越多,店铺鳞次栉比,所以,他经营的小店并不是门庭若市,有三天打渔,二天晒网的情况,因此生活虽然还算过得去,但总是富不起来。他看到很多人发了财,特别是看到一个叫郑号松的亲戚和一个叫丁明强的同学买彩票分别中了大奖,一个中了500多万,一个中了600多万,便也期期都去买点,希冀自己也能碰上好运气一夜暴富。然而他的时运总是不济,买了好多期都没有中过一分钱。

    李奉良的妻子叫林素娥,虽说貎若西施,但脾气暴躁,是一只雌老虎,动不动就骂得他狗血喷头,不上一个小时不会住口。李奉良惧内,不敢惹她,什么事都只能点头称是。用本地话说就是夹在妻子的胳肢窝中过窝囊ri子。

    林素娥当然也有许多优点,勤快、讲卫生爱清洁,节俭持家,喜欢通过诚实劳动致富。当她得知李奉良买了许多彩票没中后,对他下了死命令:从今以后,再也不准买了。还奚落他说:“你也该撒尿照照自己,似你这尖嘴猴腮的穷相也想中奖,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你看那中了大奖的你的亲戚郑号松和朋友丁明强,二个都方面大耳,长得富富态态,那才叫是生就的发财相。俗话说得好命里有终须有,命里无莫强求,你没那发财的命,就该死了这条心,安安份份做你的生意”

    李奉良表面上唯唯诺诺,暗中却又偷偷买了一期。已注意加强监视的林素娥知道后怒不可遏,逼着他交出彩票,当场就要撕毁。李奉良讨好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有福气的人,这张彩票是根据你的出生年月ri买的,号子是1976458,应当是一个吉祥号码。”“吉祥个屁跟着你这个背时鬼还能有什么好运”林素娥怒气冲冲地说着,又要撕。一个到店里买货的中年陌生顾客见后连忙打圆场说:“快莫撕快莫撕这彩票的最后二个数字是58,这不就是象征着我要发吗确实是个吉祥号码。你们不要吵了,如果你们不要,这张彩票给我买去算了。”林素娥没有思考就毫不犹豫地把彩票转卖给了那人。

    彩票虽然被卖走了,李奉良心中仍然念念不忘那个号码,总觉得它会中奖,加上他养成了期期都看开奖结果的习惯,所以还是特别注视。当大奖开出来后,他一下傻眼了,因为那个号码不但真的中奖了,而且能得的奖金非常可观,有720万元。

    要李奉良一点不惋惜不后悔当然不行,但他是一个想得开的人,知道现在再去埋怨妻子,彩票也不会打转回来,倒是妻子为xing情中人,听到这消息后,肯定肠子都会悔青,说不定还会出大问题,我得去安慰安慰她才行。

    李奉良正要去劝慰妻子时,林素娥已知道开奖结果,低着头哭丧着脸走到他面前说:“我真该死,都怪我逼你卖掉了那张彩票,要不是我从中作梗,我们可就发大财了。现在,你大骂我一顿,痛打我一顿”

    李奉良没想到妻子会来这么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见她两眼哭得通红,在不停地掉泪,样子十分可怜,急忙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安慰说:“你不要自责了,过去了的事就让它过去,那些钱可能是我们命中不该得到,况且,钱是身外之物,我们现在有吃有穿,要那么我钱干什么只要我们一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和和睦睦,这比再多的钱都强”

    得到安慰的林素娥也渐渐想开了,她变得与以前判若两人,由横蛮凶恶气焰逼人的泼妇变成了软语温声百依百顺的小绵羊。他们同心同德努力奋斗,过上了花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的夫妻恩爱相敬如宾的幸福生活。

    作者:吴模定

合谋第40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6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