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妃你不可之狂妃狠妖 > 妃你不可之狂妃狠妖第5部分阅读

妃你不可之狂妃狠妖 妃你不可之狂妃狠妖第5部分阅读


    早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封闭,她习惯了一个人在黑夜中独自舔着伤口,为自己的命运嘲讽;习惯了用冷血无情来掩饰自己最深的痛

    幻境切换

    “为什么这么对我”

    “”

    “你爱过我吗”

    “没有。”

    “你爱她吗”

    “爱。”

    “呵呵”一个女子张狂地笑着,凄美而悲凉,而在她对面的男子却一点表情也没有,就像是在看那女子自导自演的一场笑话般。

    “恨我吗”那女子轻抚上男子的脸颊,眼中有着说不出的痴迷。

    “我本对你无心,何来情爱恨之说。”

    男子的话在安轻惑的心里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我本无心,何来情爱之说。

    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曾经也有谁说过这样的一句话那是谁是谁为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为什么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那本在回忆中的男子突然转过头来,望着安轻惑,冷冷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下一秒,安轻惑就睁开了眼睛,浑身的酸痛感袭来,那群黑衣男子看见安轻惑还能醒过来时,非常吃惊,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缓缓走向安轻惑,欲意将她杀害。

    在匕首抵住安轻惑雪白的颈子时,安轻惑突然冷冷一笑,鬼魅般的气息在她的周身散开。男子被吓得退后了一步,匕首也落在了地上。

    安轻惑淡笑着,宛如带着天使面具的魔鬼。感到颈上传来的疼痛感,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到男子身边,低声说:“我有没有说过伤害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心下一惊,急声大吼:“你们几个还不快上”

    在周边的十几名男子,这才反应过来,飞身到安轻惑跟前。

    “呵呵”看到这样的景象,安轻惑诡异的笑了笑,原本深紫色的眼眸突然变得血红,那酒红色的长发也在一夕之间变得银白,在黑雾的衬托下,散发着冷冷的光,好像她天生就是属于黑夜一样。

    “你,你”见到安轻惑此时的容貌,他止不住的颤抖,这,这幅容貌不就是传说之中魔王之女的样貌吗

    银发血眸,妖娆血色,墨染天下。

    “快,快走”男子飞快的起身,想要逃跑。

    “我有说过让你们走了吗”安轻惑玩弄着银发,一个抬手间,无数只有着黑色翅膀,骨头却是晶莹剔透的蝴蝶,从她的指尖飞出。

    那些蝴蝶像暗夜的精灵,散发着夺命的光芒。

    “快逃,那,那是上古神灵晶骨蝶”

    传说中魔王之女是黑暗的象征,她最要好的伙伴,便是天地之间最毒的上古神灵晶骨蝶

    一只晶骨蝶便可以毁了整片莫云大陆

    这叫他们如何不慌张,今日,他们必死无疑

    那二十名死士在触碰到晶骨蝶后,轰然倒地,肉身开始渐渐的腐烂,只是化为一缕青烟,消失踪迹。

    yuedutextc;

    或许是因为召唤出了那么多的晶骨蝶,安轻惑体力不支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那银白色的长发也慢慢的变为了酒红色,唯独奇特的是,在安轻惑的周围长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亡命彼岸花,守护在安轻惑的周围,不让她受任何人的伤害。

    彼岸花,又名曼珠沙华,都说彼岸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彼岸花是开在黄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儿大批大批地开着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 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

    它们都是魔王之女世世代代的守护者,见证了那悲痛千年的爱恨情仇

    看呐,它们在风中开的多么妖艳,像是在牵引着你走向那条不归的路

    作者的话

    这一章完,二更送上哈,今日就不更了,还得复习,下星期半期考试呢所以后面一个星期可能不会再更,希望谅解。但是,只要考试一过,千琴,一定会努力加油更滴~~~

    第二十五章 一瞬间的心动

    “悦风,你确定轻惑在这”沐熙然还是很担心安轻惑,所以从宫殿之中偷偷的溜了出来。

    悦风点了点头,道:“就是这儿没错了。”

    “那就快点走,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似的。”沐熙然催促着悦风,爆出这么一句雷人的话来。

    悦风浑身如遭雷劈般,定住了。漂亮的凤眸里满是不可思议,若是齐阳他们在这的话还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呢,还好,还好没在

    “熙然这里有结界,我想应该是安姑娘留下的线索吧。”

    悦风站在离马车五米远处,等着沐熙然把结界破开。

    只是轻轻一挥手,结界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安轻惑设下的结界哪会那么简单,只见,上千万个绣花针从天而降,每个针落下的地方要不就是要害要不就是死岤。若不是沐熙然实力彪悍,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吧。

    “呼呼~呼~~”沐熙然喘着粗气,看着那笑的一脸j诈的上官悦风,气不打一处来。

    当场不顾形象的怒吼:“上官悦风你t是故意的吧,你早就知道会跑出来这么多针对不对”

    “熙然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找到安姑娘要紧啊”上官悦风无视沐熙然的愤怒,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笑得一脸欠揍的往前走。

    一提到安轻惑三字,沐熙然的目光就柔了下来,平生第一次没跟悦风发脾气。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安轻惑。

    “熙然,有血腥味。”悦风懂得医理,是一名魔医师,对血腥味尤其敏感。

    “在哪个方向”

    “西方。”

    沐熙然一闪身,丢下上官悦风一个人在原地,直感慨:“果然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呀”

    彼岸花在风中摇曳着,红色,黑色,白色;妖娆,妖冶,高贵圣洁。它们互相交错着,一摇一摆,轻轻柔柔地,好不壮观。

    随后而来的悦风也惊讶了,彼岸花在这世间想找出一朵便是极其难的,如今更是有成千上万个彼岸花形成一片花海,这如何不诡异

    悦风驾驭风之术,飞到上空一看,这一看才发现所有的彼岸花都围着一个女孩。把她层层包围,却没有想要伤害的意思。

    而那女孩面色苍白,墨发凌乱的散着,那红裙在鲜血的浸染之下,越发显得妖娆动人。

    只是,那脸蛋为何显得这般熟悉

    似乎想到了什么,悦风一惊,来到沐熙然身旁,道:“安轻惑,她在这群花的中间”

    yuedutextc;

    “什么”被一群彼岸花包围着,这是送死啊,她怎么会在正中心呢

    “不要莽撞”悦风拉住沐熙然的手,劝他不要冲动:“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根本近不到她的周围,因为这一片花海都是为她而生,为她而守候。”

    两人沉默了,这救也不是,不救也不行。这该如何是好,只能等她醒了在做商讨。

    “你听过一个传说吗”悦风首先打破了沉默,缓缓开口。而沐熙然眼神呆滞,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沉痛的往事般,声音有些沙哑:“听说过”

    第二十六章 誓言漫过樱花雪

    相传,在几千年前,天界开始寻找下一任救世圣女。

    以往只有一位救世圣女,可当时却有两位,意义着,有一个是假冒的。

    两个女孩,相貌相似,性格不同。大大咧咧,生性单纯的是魔王之女。温柔似水,姿态优雅的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

    那个时候,大家都一致认为魔王之女才会是救世圣女时,却发现魔王之女没有救世圣女该有的印记,反而是另一个女孩出现了。没有办法,魔王之女被淘汰。而另一个女孩的身份随之提高。

    再后来,魔王之女不知因什么事而自愿遭受天雷,落入凡尘以罚三世轮回之苦。

    当时,魔王之女遭受天雷而进入轮回后,曼珠沙华开满了整个天界,魔界,冥界,人界,妖界甚至连神界也开满了妖娆的曼珠沙华。

    有人说,魔王之女命不该遭受此苦。

    有人说,魔王之女才是真正的救世圣女。

    有人说,很久很久以后,魔王之女将会嗜血归来。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是否真实,还不知道。

    沐熙然眉头紧锁,紧盯着这片妖娆花海,他记得,这个场景在他的梦中出现过,还不止一次怪不得,他一开始看着这片花海,感觉那么的熟悉,甚至感到了悲凉

    黄昏悄悄地降临,可安轻惑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没有办法,沐熙然与悦风只得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简陋的小木屋,这是他们以前去历练时准备的,本想扔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

    “看来,得在这过一夜了。”

    悦风点燃了柴,拍了拍手,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我哥那等明天再说吧。”沐熙然只是站着并未坐下,反是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便收回了目光。种种迹象表明,他是一个有深度洁癖的人。

    “熙然,你看,那是什么”悦风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惊奇。

    沐熙然本想说他大惊小怪,但一撇眼,他也被惊到了。

    无数个拇指般大小的精灵随风而来,它们扇动这小巧的翅膀,全身都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朝着花海涌过来。每一只都停在每一朵花上,眼睛紧闭,双手合拢,身子朝安轻惑所处的方向微弯,样子恭敬极了。

    约莫一分钟的时间,它们像经过无数次排练一般,唱出古老的歌曲,没有人听得懂它们唱的是什么,只知道那古老的旋律带给在场两人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那旋律婉转而忧伤,那歌曲,似乎在讲述一段悲伤的故事,他们好像看到了一个女孩由天真到绝望,到心死。那种孤独,那种悲痛之下隐藏了多少痴情,不舍,眷恋,最后都化作一缕烟,随风散去

    曲终那些精灵的身上突然迸发出一束强烈的光芒,上千万束光芒聚集为一条更为强烈的光束,那光芒似乎把黑夜照为了白天。

    最后一束光径直朝安轻惑涌去,却又在碰到她后,变得柔和,慢慢的把她包围起来,升到半空中,把力量缓缓的注入她的体内。

    精灵们见没有它们的事,就像没来过般,匆匆地走了。

    余下的花海,每一朵花都脱离了根茎,浮在安轻惑周围,又在顷刻间变为了花瓣,徐徐飘落。

    花瓣雨中,一双深紫色的眼眸,渐渐显现

    yuedutextc;

    第二十七章 我很狂,那是我有资本

    安轻惑从花瓣雨中走出来,身上破烂的红裙,早就换为了白裙,此刻的她更显的脱俗出尘。

    “走吧。”在发现沐熙然两人后,安轻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自顾自的往前走去。在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这可苦了沐熙然。

    他上前一步,拉住安轻惑的小手,在安轻惑看向他时,却又别扭的望向另一处。

    安轻惑倒也没拒绝,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觉得很安心,很温暖

    片刻后,安轻惑一行人便到达了东煌国皇都内。

    皇都内,热闹非凡。一派和谐景象。这让安轻惑也不得不感叹东煌国皇上的英明。

    “沐熙然,皇上是你亲哥吧。”

    “额嗯嗯是呀”沐熙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出黑羽翼后,安轻惑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竟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难得看到沐熙然如此可爱的一面,安轻惑一扫之前的不开心,噗嗤一声笑出来。

    沐熙然被安轻惑笑得有些不明所以然,但他知道安轻惑心情变好后,也是很开心。刚才的气氛太过于沉重,这一路上来,都快把他憋死了。

    “快点走吧,我怕一会儿皇上怪罪下来,我可担当不起。”

    “哼,他还不敢。”沐熙然高傲的撇了撇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也是,皇上与沐熙然是双胞胎,也只不过比沐熙然大了那么几分钟而已,在坐上皇帝后更是对他非常宠爱,国家大事也会与他商量。这些足以看出沐熙然在东煌国的分量与地位。

    安轻惑哑然失笑,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报~皇上,熙王飞鸽传信说,已来到皇都,正朝皇宫赶来。”

    “好,”坐在龙椅上的年轻男子,放下手中的奏折,眉目含笑道:“大开宫门,朕要亲自迎接。”

    “是。”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在大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了东煌国皇上沐惜月那迎接的阵式。

    安轻惑打趣儿道:“你多少岁啊”

    “17。”沐熙然乖乖的报上自己的岁数。

    安轻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十七岁的皇帝,那后宫还有三千佳丽,他享受的过来吗

    看着安轻惑邪恶的笑容,沐熙然嘴角直抽。这个小家伙是想歪了什么吗

    安轻惑强压下去问沐惜月有多少妃子的冲动,装出一副大方得体的模样,嘴角还挂上温柔的笑容,怎么看,都怎么楚楚动人。

    沐熙然再次在心里感叹,这家伙演技不是一般的好啊

    就连温柔儒雅的悦风,也被这变脸的速度雷到了,略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这,这变脸的速度是不是太那个了”

    “怎么了悦风公子”安轻惑装作不解,眨着亮闪闪的大眼睛,就差没哭出来了。

    悦风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忽然间有些后悔,自己没事去多这个嘴干嘛呢

    “呵呵”料到他们回会是这种反应,安轻惑爽朗一笑。继而,别过视线。

    yuedutextc;

    悦风拍了拍胸脯,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子。

    安轻惑可没忘她现在是个盲人,需要搀扶着走。手自然的挽住了沐熙然,冲他微微一笑。沐熙然心下了然,点了点头。

    “皇弟,你终于回来了,朕可是在这等候多时啊”沐惜月友好地拍了拍沐熙然的肩,接着把目光投向安轻惑,道:“想必这就是朕未来的弟妹,轻惑是吧”

    安轻惑温婉一笑,朱唇轻启: “正是。”

    “哼,一个废物加瞎子居然也能配得上皇叔。真是不要脸。”东煌国的六公主沐菱玥望着安轻惑美得让人嫉妒的脸蛋,高傲地嘲讽着。

    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在场的所有人听见。沐熙然眼睛危险的眯起,他倒想看看他这个所谓的侄女有什么能耐。

    安轻惑勾嘴一笑,目光若有若无地扫在沐菱玥身上,周身散发着一股冷意,淡淡地开口:“六公主,我狂,我傲,那是我有资本,你呢”

    在场的人呆滞了几秒钟,心下诧异:这是那个草包三公主

    “一个废物而已,也只会在嘴皮子上逞能,还能有什么本事。”沐菱玥虽气的不轻,但也没有完全散失理智,再这样的情况下动手,怕是会讨父皇的不喜。

    “呵呵六公主说的没错,我是一个废物而已,但是不是只会在嘴皮子上逞能,还要试过才知道不是吗”安轻惑的笑带着几分危险的意义,废物吗ok那就让你尝尝被废物打败的滋味

    作者的话

    嗷嗷,半期测试终于过了,以后开始恢复更新,多谢亲们的大力支持我还希望看到更多的票票哦~嘿嘿~~~~

    第二十九章 九尾魔天狐

    沐菱玥岂会不明白安轻惑话中的意思,眉头挑了一下,眼底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道: “哼,三公主既然你这么有胆量,那么可敢跟我比试比试。”

    安轻惑笑了笑,要得可就是她的这句话了:“六公主盛情相约,轻惑怎敢拒绝呢时间就定在三天后吧,也请六公主多多为自己祈福,不要死的太难看。”

    目光看向沐惜月,正好瞧见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戏谑,才知道沐惜月这是想看看她的真正实力是多少。而沐熙然也不出声,也是想让自己在他人面前树立威信,偏偏这沐菱玥自己撞到枪口上来了,她即将光荣的成为第一个发泄口

    淡然的转身,踏空而去。

    安轻惑在前不久才发现自己居然可以丝毫不费灵力的在空中行走飞行,说白了,就是在可以不受地心引力的控制,而在空中如走在平地上轻松。

    这个发现,可让她惊喜了不久,要知道无论是实力再高的人在空中停留都是要耗一定灵力的,如今,她可以不用耗费灵力,这无疑成了她的一张底牌。

    “啊~”安轻惑忽然感到左肩一阵震痛,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而出一样。

    狼狈的靠在一棵树上,把左肩上的衣服撕开,只见那左肩上的凤凰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而那凤凰额上的一朵彼岸花,正从幼苗结成了花骨朵。

    安轻惑一双美眸死死地盯住凤凰,眼中差异之色全显,这个凤凰是她出身时便有的,一开始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只,随着她年龄的增大,这只凤凰也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其实说这是凤凰吧,但又不完全是。只能说是有着凤凰的身体,却有着蝴蝶般妖冶的花纹。这使她它平添了一股神秘感。

    如今,它的突然变化,又寓意着什么

    疼痛过后,安轻惑定了定神,从空间镯了拿出了一套黑色长裙换上,原来的白裙被她刚才一撕,已经不能遮体了。再者,黑色能更好的掩饰那只凤凰

    正欲走出去,却有一只白色肉团挡住了她的去路,安轻惑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看看那是个什么东西。把它抱在怀里,仔细的观察着。

    一双冰蓝色的眼睛,还有着长长的九条尾巴,额间有一团火烧云的印记。安轻惑心下一惊,这不是上古神兽九尾魔天狐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安轻惑把它抱紧,躲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才开口问道:“你这个小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

    她相信九尾魔天狐能听得懂她的话,一般的魔兽只要到了天灵兽都可以开口说话,何况是比神灵兽还要高等级的上古神兽呢

    九尾魔天狐可爱地叫了一声,趁安轻惑不注意时,咬破了她的指头,一滴鲜血便到了它的口中。古老的契约地纹,在脚下若隐若现,片刻后才慢慢消去。

    yuedutextc;

    安轻惑嘴角抽了抽,感情这家伙是来跟自己契约来着。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运气这么好,上古神兽都乖乖的送上门来。这要让那些隐世强者知道了,不都要来找自己麻烦

    “小家伙,这下你可以开口说话了吧。”

    九尾魔天狐高兴地往安轻惑怀里蹭了蹭,闪着无比可爱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主银,见到你我好高兴哦,快给我取名字啦~~”

    安轻惑被雷到,伸手捏了捏九尾魔天狐的脸蛋:“这名字嘛,不重要,随便取个就行,就叫小九吧。还有,小九,你不把你的九条尾巴遮一下,是想要主人我死于非命吗”

    小九傻愣愣的点点头,一道白光把它包围,白光消散后,小九已经变成了一只普通的狐狸,连那象征着它身份的火烧云印记,也被隐藏了起来。

    安轻惑满意的点点头,嘴角挂着笑意:“这下看起来顺眼多了。”

    小九不高兴的挥了挥爪子,不满的赌气小嘴,道:“我一直都这么可爱好不好”

    “呵呵”

    分割线

    啦啦,我来说一下魔兽等级。分别是:魔兽,地魔兽,天魔兽,灵兽,地灵兽,天灵兽,神兽,上古神灵兽,上古神王兽,上古神帝兽。如果不是上古血脉,把上古两字去掉即可,只是因为血脉的威压,普通神兽在上古神兽面前都不敢造次。

    第三十章 收徒

    “哇那是谁,真美”

    安轻惑黑裙飘飘,白纱飘渺,墨发飘逸绝美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若那黑裙换成白色,怕他都要认为是真的仙子了。

    “主人,不得不说你这气质真是出尘,只是你为什么偏爱黑色呢”小九有些不解。看这黑裙也是用上好的材料制成,轻薄,舒适,冬暖夏凉。想必主人也是很喜欢这件吧,不然刚刚在路上就不会是用飞的,而是用走的了。

    安轻惑心下一紧,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淡淡道:“有些事不该问的就别问。”

    小九盯着安轻惑,不知她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只是这样的她让它有些心疼。

    安轻惑自然瞧见了小九的神色,道:“红尘世间,人情冷暖自知明,不值得同情,我也不需要同情。”

    小九点了点头,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存弱者亡,没有实力,什么都是放pi。

    天色还早,安轻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希望能淘到什么好东西。

    “小丫头,前面那个铺子可是有好东西。”小九突然开口。

    对于它的称呼,安轻惑也没有多在意,毕竟小九也是存在了上万的神兽,叫她小丫头,也没什么不妥。

    那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席地而坐,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些脏乱而破旧古老的玩意。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堆废铜烂铁之中会有宝物存在。

    她走过去,蹲下来,拿起一个黑色的盒子把玩,望向老者,道:“这个,出个价。”

    老者突然间抬头,眼里竟是不可置信的光芒,笑着,他深不可测地说:“看来,还是有人识货的。小丫头既然喜欢,那便拿去即可,相逢便是缘,就当是老夫送给丫头你的见面礼吧。”

    她耸了耸肩:“不要白不要。”语气尽是无奈,好像她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老者“呵呵”的笑了起来,一双精明的眼睛在她的身上直打转,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惊叹。

    “小丫头,你可是一个修炼鬼才,可比那几个老家伙的徒弟强多了,怎么样,不如考虑一下做我的徒弟吧。”老者在心下盘算着把安轻惑拐回去当徒弟,好让他也在那群老家伙面前神气一会儿。

    安轻惑抬起双眸,淡淡地看了老者一眼,道:“我从来不做没有好处的买卖。”

    她怎么可能是个吃亏的主,若是没有令她心动的条件,所有事情都免谈。

    老者“嘿嘿。”地笑了两声,丝毫没有为她的话感到任何不喜,反而是将她领到一个别致的小园内。

    yuedutextc;

    此园,随处可见的药草,空气中有着浓郁的灵气,使人感到脱胎换骨的凉爽。

    她看了看四周,低声对老者说:“你是药老。”语气不是反问,而是肯定。敢问世上谁会拥有这么多的奇花异草,而自身又实力高强的人呢

    “嘿嘿。”药老笑了两声,赞赏地看着安轻惑,“没错,老夫就是药老。怎么样,有兴趣做老夫我的徒弟吗”

    第三十一章 黑烟

    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半天才说一句:“师傅,徒弟这厢有礼了。”

    药老的嘴角不自在地抽了抽,这丫头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不过,不也是这一点合了他的胃口吗

    “小丫头,老夫很好奇,你一个前途无可限量的鬼才,为何要当一个废材呢”药老像一个好奇宝宝,凑到安轻惑身边问东问西。

    轻惑躺在椅子上,白裙衬托着她出尘优雅,墨色酒红色的长发在吃了草药后改变了的长发披在肩上,懒懒中透露出高贵。

    “好玩。”

    “”。。。。

    药老只感觉头顶有几只乌鸦飞过,干涩的嗓子,听着耳朵生疼。

    她望着还湛蓝的天空,眼神里有些迷茫,那天空中闪过曾经她和队友们并肩作战的场景,还有那个使她伤痕累累的他

    慢慢的那个人似乎变成了沐熙然,她看见他在对着她温柔的笑。周身感到一阵恶寒,轻惑抖了抖肩膀,从懒椅上下来,优雅地转身,对药老说到:“改日我在来拜访师傅。”

    药老深不可测的眼里滑过一丝趣味,转而扶着白花花的大胡子望着轻惑离去的方向。

    春日的阳光还是和煦的。安轻惑在空间镯中打坐。在空间镯里,外面一天,便是里面一年,并且空间镯里的灵气比外界更为充裕,进入到里面,只觉得全身凉爽,她周围的灵气全部向她疯狂的涌来,不管她是否承受得了,直接冲进她的体内,在丹田里,不安地乱窜着,搅着安轻惑生疼。

    她面色惨白,却依旧咬紧牙关坚持着,在现代她所受得苦比这个要强上几百倍。额间有冷汗冒出,空间镯的器灵血儿,只有一个小臂那么大,精致的娃娃脸,让人想去咬一口。血儿细心的为她擦去冷汗,眼中有些焦虑,但却又自我安慰着:“主人没有事的,挺过这一关,就没事了,没事了”

    那灵气突然间暴涨,在经脉中到处乱窜,终于,经脉再也承受不住,一点一点的裂开。

    “啊”安轻惑忍不住低喝出声。身体里早已是血肉模糊,绕是身体在强悍的人,也经受不住如此打击。

    安轻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灵气安顿下来,嘴角溢出鲜血,昏厥过去。

    在她昏厥的瞬间,体内的灵气一下子温顺下来,小心的游走在经脉间,把破碎的经脉修复如初,甚至比原来更加强悍。接着,四周不同属性的光点,慢慢朝她涌来,在丹田内,结成了一个个不同颜色的内晶。她是全属性的元素师这里把魔法师改为元素师,等级还是没变。

    在她的周身,一股黑雾把她包围,不让任何人靠近,却独独不伤害其间的人儿,血儿看到这儿,叹了一口气:“黑烟,你终于肯出来了。”

    那黑雾猛地一颤,从中分离一半出来,逐渐形成一个二十多岁的蒙面男子模样,低沉的声音响起:“不要告诉主人,我出现过,现在还不是时机。”

    血儿笑着望向黑烟,道:“这还是第一次见你说这么多话呢。”

    “”

    两人之间的融洽那是不用说的,像认识了多久的好朋友一样,血儿一点也不在意黑烟的沉默,她知道他的个性一直都是这样,况且黑烟说得也没错,主人现在知道的太多,只会让她以后背负的太多。

    黑烟似是看出血儿心中所想,目光望向远方,缓缓开口:“但愿将来的她依然如旧。”而不是被仇恨所掩埋

    作者的话

    这里说明一下,为了不让亲们看的太累,千琴把等级划分改了一下。只有元素师,灵师,炼丹师,召唤师,毒药师。

妃你不可之狂妃狠妖第5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6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