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丑颜浪娘子 > 丑颜浪娘子第6部分阅读

丑颜浪娘子 丑颜浪娘子第6部分阅读


    刚愣了愣,乍闻她的告白,有些赧然、有些惊喜,也有些感动。

    她对他的爱是如此坦白而率直,而他却一再将这真诚扭曲为孟浪、不知羞

    心绪浮动,他出其不意地低头吻了一下她颊上的疤。“不要再管脸上的疤了,这是成为我新娘的印记,我不准你除掉那道疤,知道吗”

    楚寒洢轻眨墨睫,感觉一股热意透过她脸上的疤,沁入肌肤、缓缓在胸臆间沸腾。

    眼泪再一次滴落,她抡起拳,不依地槌打着他。

    “都是你,叫人不哭,却拼命惹人哭,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好、好我坏、我坏”湛刚笑着将她又哭又笑的可爱模样纳入眼底,将她重新揽回怀里。“你喜欢抱抱,让我抱你当作补偿如何”

    想起他温暖的怀抱,楚寒洢根本无法抗拒,她擦掉眼泪,思索了好半晌,才慎重开口。“不可以脱我衣服”

    “好。”他扬眉想了想,了然地露出微笑,几次缠绵都是从抱抱开始,难怪她反应这么大,她的身体状况目前不容他造次,他可以体谅。

    “真的不行喔”楚寒洢不信任地看着他,深怕他会恶虎扑狼似的再一次把她吃干抹净。

    “好”湛刚啼笑皆非地补了一句。

    “你也不可以偷亲我。”

    “哪哪有”她的脸上浮现可疑的臊红。

    “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他体贴地开口,黠黑的双眸不愿错过她脸上每一个精彩的表情。

    她尖叫。“啊我不理你”

    “乖啦让刚哥哥抱抱。”

    “我不让你抱了”

    bbs.“azaz09〗0,44azaz09〗.shubao9.einfoobihkazaz09〗0,44azaz09〗chinachinese.cn

    “女子青春似花颜,盛时灿烂终会老,红颜凋零如何保美丽长久水颜坊。”

    一个月前,广香公主借重楚寒洢在美容方面的长才,在东门大街出资开了“水颜坊”。

    由于这是长安城第一家以中药美颜的铺子,因此“水颜坊”在一夜之间成了全长安城女子最爱逛的铺子。

    广香公主杵在门口,仰首看着父皇亲笔题的“水颜坊”匾额时,她抑不住地骄傲起来。

    “咦广香你怎么来了”楚寒洢一瞧见视如亲妹的广香公主,喜出望外地从誧子里走出来。

    “姐姐,水颜坊生意不错哦”

    “是呀忙起来可真会要人命,只有你最轻松”楚寒潜看着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美容天地,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自从开铺以来,人潮便没有退过,楚寒洢好不容易被湛刚养胖的身子,在短时间内又“咻”的瘦了一圈。

    广香公主皱了皱鼻,抗议道:“广香在宫里也很忙的因为要教大家如何使用咱们水颜坊的产品。”

    “同你说笑的,用膳了吗五个还没用膳,你们干脆就一块吃吧”宠溺地揉了揉广香的发,楚寒洢轻笑着。

    “好啊”广香公主微微颔首,掩唇噗哧笑出声。“湛画师还没回来,否则看到这种情形,怕是会吓晕了吧”

    几个月前,湛刚和阎昭凌辞去御用画师之职,辞圣命前领的最后一个任务,便是到敦煌画一些宣扬国威的画,以及佛像图。

    “水颜坊”由计画至成形不过数日,湛刚还来不及参与,便整装出发至敦煌。

    yuedutextc;

    “应该这几日会回长安吧我怕是会把我的皮给扒了。”

    楚寒洢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颊边却挂着不相符的醉人酒窝。

    “唉呀真甜死人了。”广香公主夸张地抖着身子,甩落了一地鸡皮疙瘩。

    “你呢昭凌临走前有对你说些什么吗”

    楚寒洢听湛刚说,广香公主和阎昭凌之间有一段小插曲。

    一想到古灵精怪的广香公主和随意率性的阎昭凌兜在一起,她心里就好奇得不得了,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若再敢回长安,我就拆了他的骨头”听到楚寒洢提起那可恶至极的烂画师,广香公主灿黠的眸子便映着忿恨的光芒。

    看着她挥动秀气的小拳头,咬牙切齿的模样,楚寒洢识趣地没再多问。

    广香公主冷哼了一声,直接拉住忙着将新品补上的玉笛道:“玉笛,我请你到龙凤阁吃热呼呼的甜包子。”

    “可是”玉笛正迟疑了一会,楚寒洢却早一步逼她离开铺子。

    看着玉笛益发没丽的脸庞,楚寒洢心中有说不出的欣慰。

    这曾是人人眼里不屑顾的丑姑娘,现在已逐渐蜕变成美丽的蝴蝶,不多久,怕是上门求亲的公子会踏破湛家的门槛啰

    看着两名花样年华的小姑娘逐渐走远,她正准备转身,便瞧见一个贵妇朝她疾行而来。

    “湛夫人,这嫩白桃花粉还有没有”拿着银两人铺光顾的官家夫人,一瞧见她便立即问着。

    楚寒洢福了福身,愧疚地说:“真不好意思,嫩白桃花粉已经没货了,夫人要不要改看别款水粉呢”

    新研发的“嫩白桃花粉”,水粉块在半个月前由荆州出货,因为水粉上还压印着凸凹桃花纹样,新颖讨喜,在短时间内便销售一空。

    能有如此佳绩,还真让楚寒洢感到十分讶异呢

    “什么没了”垂丧着肥肩,官家夫人如丧考妣地说道:“我等了这么久,竟然没有等到,老天真是无眼啊”

    楚寒洢温和一笑,连忙再取出一物。“夫人莫急,铺子里又有一款新的水粉,是用早晨荷叶上的露水调和玉簪粉制成,清香可人,夏日里用,再合适不过了。”

    那夫人取起素雅的紫瓶,瞧见上头用工整俊秀的小字写着“荷香玉簪粉”及“水颜坊制”几个字。

    她欣喜若狂地问:“这好用吗”

    楚寒洢笑了笑,从柜里再取出一只小瓶递给她。“就请夫人带回去试用看看,真喜欢、真适用再来买也成。”

    “要送我试用”听到试用,官家夫人乐晕了。

    “周夫人是坊里的常客,就这么点小东西算是回馈你,等会儿结账时,我再请柜台的姑娘拿几盒新的胭脂给你试用。”

    听到楚寒洢这般大方,周夫人眉开眼笑,有种要将整个铺子包下来的冲动。

    “洢儿”

    正当两人聊得更热络时,一道嗓音由身后传来。

    楚寒洢一回头,便瞧见夫婿风尘仆仆的模样,她兴奋地直接投入他怀里。“刚哥哥你回来了”

    扑满怀的软玉馨香让湛刚紧绷的情绪稍缓了缓。“你在这里做什么”

    湛刚的话才落,周夫人便赞道:“湛画师娶了个能干的媳妇啊这水颜坊里的美容圣品好用得不得了。”

    yuedutextc;

    “是啊、是啊”

    湛刚愣了愣,他记得他正在同她的妻子说话,怎么身旁冒出一堆不相干的人,一时附和的声音由四面涌来。

    街坊的热情捧场,让楚寒洢十分感动,但现下绝不是感动的时刻。

    看着湛刚一头雾水的模样,她连忙对铺子里的芽儿道:“芽儿,你同春儿看着铺子,我和姑爷”她搜了搜脑袋瓜里的字汇,缓缓挤出了两个字。

    “聊聊。”

    一旁的人闻言,交头接耳地又说着。

    “唉呀这湛画师和夫人真是恩爱,真教人羡慕。”

    “是啊那我要再多买些胭脂水粉。”

    “为什么”

    “你真笨啊没瞧见湛夫人就是这样懂得打扮,她的相公才有面子,才疼人心啊”

    某位夫人说完,瞬间整排胭脂水粉被一扫而空。

    “对对对,就算在厨房忙了半天,洒些香柠香去去油烟味,自家相公抱起来就会香喷喷、软呼呼”

    周夫人话才说完,其它几名妇人认同地猛点头,深怕慢了半刻会买不到,倏地又便将架上的“香柠香”抢进怀里。

    眨眼间,“水颜坊”再次陷入疯狂的抢购当中

    握着妻子软嫩的小手,两夫妻踽行在“点梅园”的长堤边,晚阳拉长了两道恩爱的身影。

    沿着朱雀大街行至此,湛刚的眉头却愈锁愈深。

    是他太累了吗为什么他有种看见楚寒洢分身的错觉。

    街上的姑娘,无论花钿颜色、位置、发款、步摇样式,皆与妻子有九成九的雷同,让他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眼花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她嘟了嘟唇,乖乖地坦白。

    “水颜坊是广香公主出资与我合开的,里面的胭脂水粉都是我这些年来苦心研究的结果,大家也觉得好用,名气就这么不小心打响了。”

    湛刚仔细而专注地凝着妻子,有一丝惊艳。

    他从不知道她也有这方面的长才,方才在铺子里同客人应对,八面玲珑的模样,简直像足了已在商场纵横许久的商人。

    “长安城那些姑娘又是怎么一同事”

    “正所谓上之所好,民必甚焉,水颜坊的形象太成功,大家觉得我的妆扮还不错,就学着我的妆扮”她悄悄打量夫婿脸部的表情,羽睫因为心虚而颤了颤。

    湛刚闻言,太阳岤不禁隐隐作痛,谁料想得到,现在引领长安城美女风潮的,竟是当年人人口中的疤面姑娘

    “刚哥哥,你生气了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把铺子交给别人打理。”沉默了好半晌,湛刚不容置疑地霸气宣布,不想让他的妻子在外抛头露面。

    “不行”她夸张地皱起眉回道。

    湛刚轻轻握住她的手,一股作气地说:“你瘦了好多,我不要你这么辛苦,我不要全长安城的女子都像你,你是我的,是独一无二的。”

    yuedutextc;

    在敦煌这段日子,属于她的盈盈笑脸、柔软声调,总在午夜梦回时紧紧萦绕,教他恨不得穿山越水回到她身边。

    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太少,少到让他不知他的妻子还有如丝让他惊艳的一面。

    “洢儿还是洢儿,不会改变的。”转头打量身侧绷着俊脸的男人,楚寒洢心疼地抚过夫婿眉宇间疲惫的刻痕。“这一路上很累吧”

    他峻眸微乎其微地眯了眯。“不要岔开话题。”

    她的藕臂自然地圈住他的腰身,撒娇地偎进专属于她的臂弯。“刚哥哥我们分开这么久,才刚见面,你不可以生洢儿的气。”

    她像在安慰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般,低声哄求着。

    “对,所以我说,我们尽快生个娃娃。”湛刚冷冷扬唇,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坚定。

    在那云鬓花颜下,他对她的思念已泛滥成灾。

    然而楚寒洢一见着他认真的模样,瑕白的脸蛋顿时像着了火似的,一片嫣红。“怎么在这个地方说这种话,多羞人呐”

    在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直视下,楚寒汐急忙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却失去重心地跌进他怀里。

    “那就回家说。”湛刚扣著她的手,不让她有逃脱的机会。

    他甚至已打定主意,要让楚寒洢赶快怀上孩子,把所有的心思全放在他和孩子身上,这样她就没有精力再去管“水颜坊”,也能减少她抛头露面的机会,整个长安城也就不会随处可看到与妻子相似的打扮了

    楚寒洢静静望着他,猜不出他此刻的打算,只是任由他的大手覆着她的小手,让他身上独有的墨香味在身边萦绕。

    她记得他说过,他要的是一份细水长流的夫妻之情。

    “刚哥哥,洢儿真的好爱、好爱你”她噙着笑、红着脸地靠向他。

    湛刚淡应了声,唇角却抑不住地扬着骄傲的笑弧。

    “洢儿,我们回家吧”他不擅困言语表达心中的眷恋,只能以行动来代替一切。他知道这一生一世,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因为他已爱上他的“丑颜娘子”

    感觉到夫婿握着她的力道加重许多,楚寒洢漾着心满意足的笑容,沉浸在他给的温情甜蜜当中。

    她感谢上天带给她的疤痕,透过这道丑陋的疤,他们体悟到爱的真谛。

    这条爱的路上,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直到永远

    编注:

    欲知春色无边其它精彩爱情故事,请见花裙子5o5唐绢“青楼小花妾”、5o6华甄“烈女小爱婢”、508小陶“真命色天女”。敬请期待季洁最新力作

    被剪掉的片断

    我的刁蛮公主阎昭凌vs广香

    皇宫御花园中,花团锦簇、百花争妍,烈阳洒落一地碎金般的温暖光芒。

    不远处,翘檐华亭里,有一男一女矗立其间,而亭旁的树丛里,两道身影暗隐共中。

    “厚楚寒洢,你不要挤我好不好过去一点,你想被人家发现是不是”季大头不客气地用她的肥臀,硬是把瘦弱的楚寒洢顶到一边去。

    “你凶什么我是女主角耶”楚寒洢大受打击地嗔道。

    听到她的抗议,季大头快快捂住楚寒洢的樱桃小嘴,警告道:“不是说好要偷窥吗叫那么大声被听到,我们就完了。”

    “你下次别想来a我家的试用品,管你毛孔粗大、脸部出油,还是芝麻、绿豆长满脸,躲过去一点啦”楚寒洢拧起秀眉,不客气地念了长长一串。

    yuedutextc;

    季大头正在兴头上,哪管她的威胁,肥手搭上楚寒洢的肩,安抚道:“好啦乖啦精彩的来了,到底要不要看”

    自从帮湛画师洗脱“冒犯江昭仪”之罪后,广香公主一直等着湛刚进宫帮她画画,却没想到,等到的竟是湛刚的义弟阎昭凌。

    “为什么是你”广香公主十分不以为然地瞪着他,语气里有掩不住的失望。

    “我也是画师。”

    她转了转黑溜溜的眸子,噘起红唇咕哝。

    “欠我画的是湛画师,又不是你。”

    “我也会画画。”

    她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再一次咕哝。

    “你画的是神佛又不是人。”

    “神佛也是凡人修炼而成的,不是吗”阎昭凌觑着眼前娇贵的金枝玉叶,薄唇不悦地抿成一直线。

    “我是公主,皇帝的女儿,不要变成神佛”她知道阎昭凌擅长人物释道画,气得直跳脚。

    “我没说要把你画成神佛,你也没那庄严的宝相。”阎昭凌蹙了蹙眉,突然发现眼前的小公主有点难搞。

    广香公主没料到他会当面羞辱她,气得大嚷。“我才不让你这个烂画师替我画画”

    丹田十足,微扬的嗓音在风中回荡许久才敞开。

    阎昭凌备受侮辱地点了点小姑娘秀白的额强调。“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吵”

    广香公主震惊万分地打掉他的禄山之爪,没想到眼前的男子竟如此狂妄地轻薄她的额头。“滛滛贼”

    “呿”阎昭凌皱了皱眉,显然对她的大惊小怪十分不以为然。

    “呿你呿我”广香公主没遇过如此无赖的人,气得直尖叫。“我要叫父皇辞退你”

    “辞退我”阎昭凌扬眉,抚着下颚好半晌才说:“也好,反正我也腻了。”

    见他不受威胁,广香公主根本束手无策。

    “你乖啦画师哥哥帮你画画,要开心点。”

    她撇开头,拧眉警告。“我不让你画”

    阎昭凌嘴角噙笑,不理会她的抗议,修长的手慢条斯理拿出画具,气定神闲地道:“我想画就成了。”

    “不准你画、不准画”

    “你乖啦画师哥哥帮你画完这幅就会走了。”

    他秉着“受入之托,忠人之事”的态度,潇洒地扬笔沾墨。

    广香公主看着他,思绪有些恍惚。

    此时她怎么也没想到,多年后,她将会因为莫可奈何的和亲使命,与已辞去御用画师的阎昭凌在异地重逢

    “后来呢、后来呢”楚寒洢好奇地问。

    季大头瞥了她一眼,显然还处在状况外。“我怎么会知道”

    yuedutextc;

    “你不是作者吗怎么会不知道”楚寒洢闻言,十分不信任地嗔了季大头一眼。

    楚寒洢的大眼对上季大头的小眼,最后放弃了。“算了,我不理你了。”话一说完,她调头就走。

    “啊就真的不知道咩凶巴巴的”季大头眉头打了八百个结,霍地觉得身体腾空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神,手持长矛的侍卫拎起季大头肥硕的身体,面露凶光地问:“大胆小贼,竟然闯入皇宫”

    “小贼哪个小贼敢出现在我季大头的书里,给我滚出来”季大头闻言,正气凛然地插腰低喝,看来好不威风。

    侍卫狐疑瞥了眼前的女子,被她突如其来的气势给撼住了。

    “发什么愣,你说的小贼在哪快揪出来让我好好教训一番。”季大头眯起如雷达般的小眼,迅速地扫着四周。

    “你耍本爷”侍卫锐利的眸光射向眼前的女子,直觉是疯癫的痴女闯人皇宫。

    季大头好半晌才回过身,不可思议地朝高她许多的侍卫的头用力“巴”下去。“你那根筋不对,我是作者耶连你这小小的侍卫也是我创造出来的,说我是小贼,你不要命了”

    季大头很不爽地摆出了大姐头的姿势,等着侍卫跪地求饶。

    谁知侍卫非但没有跪地求饶,反将手中的长矛指向季大头的短脖子上。“小你这自称是作者的小贼,说我小我哪里小”

    季大头吞了吞口水,忘了男人最忌讳“小”这个字,连忙狗腿道:“好不小、不小,改明儿个,季大头帮你写个番外篇,让你变大,好吧”

    “呸听不懂你这小贼胡言乱语什么,先把你关起来,再请皇上定夺”揪着季大头的衣领,侍卫当机立断作了决定。

    “呀不能关,我只是带楚寒汐来偷窥,不是,是带她来了解一下公主和阎昭凌的小插曲,你不能把我关起来”

    “废话少说。”侍卫拿了块臭布,塞住季大头的嘴。

    “呜我是作者,我还要回去写番外篇,还要回去过年。小闵编,救我”

    季大头杀猪般的凄厉哭喊隔着臭布,模模糊糊地回荡在大内皇宫里。

    还是要预告一下

    好久好久以后,广香公主即将成为和亲公主,向往闲云野鹤生活的阎昭凌,会不会带着她远走高飞,与她长相厮守呢

    欲知其它人物的番外篇,请至季洁的浪漫地图新单元“被剪掉的片段”一探究竟啰

    后记

    “住”然就是美

    季家小洁

    接到套书企划时,季小洁又忍不住偷笑了。

    哈、哈这样的题材实在是太太赞了,又丑、又浪、又快乐的女主角呜题材赞到让小洁想窝在墙角,直接装死算了。

    某友听了之后还问我说:“我可以去你家打工吗这个题材超赞的,我也想写,我要凌虐女主角、欺负女主角、鞭打女主角”逼得小洁是冷汗直冒,直觉某友笔下的主角真是可怜,她比小洁更爱辣手摧“主角”,昏

    忍不住想说,那个某友你克制t点,听说你已经下笔毁了不少对苦情佳偶,不要怂恿我跟着highhighhigh

    不过坦白说小洁写得有一点不r“high”,还不时打电话马蚤扰亲亲小编,哭诉我“浪”不起来的痛苦,甚至还破天荒把写好的前几章直接丢掉重写,再加上出国回来小小病了一场,后面的进度也就跟着迟了。

    一直到稿子过了半,我才很“high”的跟编说,我“浪”起来了啦

    嘿嘿小洁还是很有毅力地在月底前交了稿。

    yuedutextc;

    但坦白说,这个题材还真的很适合小洁,因为小洁的小侄女熏熏,右颊上就有一个大约一元硬币大小的浅咖啡色长形胎记。

    所以快乐的女主角设定,很自然就投射到快乐的熏熏身上。

    相信我,因为我想世上再也没有比她神经更大条的小女生了虽然她脸上的胎记真的不是挺明显的,但天下父母心,谁不希望自己家的小孩永远漂亮可爱。

    为了她脸上的胎记,我们一直担心她会自卑、会被排挤、交不到朋友。

    就在她上幼稚园后,我们的担心果然应验了

    “妈妈我跟你说喔我们班上的小朋友说我很脏”有一天放学回家,熏熏不以为然地跟嫂子报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

    我亲爱的坎儿嫂子听了之后捉狂了。“脏是哪个小朋友的眼睛有问题,妈妈每天帮你弄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怎么会脏”

    熏熏说得轻松,语气里没有一丁点难过的情绪。“真的啦她说只要我不如把脸洗干净,就不跟我好。”

    原来小朋友把她脸上的胎记当成脏脏脸,所以觉得熏熏是脏小孩。

    我们听了之后,心酸得直想将她搂入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谁知道她竟然无关紧要地笑着。“唉哟又没关系,我在学校就拿毛巾擦呀、擦,结果还是擦不掉,擦不掉就算了呀”

    “那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我小心翼翼地问,心想,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躲在角落暗暗啜泣。

    “不会呀反正我有洗脸了。”熏熏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看着怪怪的大姑姑,心想大姑姑可能是写小说的关系,脑子有一点阿达、阿达了

    自从这件事之后,她还是遇到不少类似的事,只是她的反应永远一样,一副不跟她交朋友就算了的表情。

    情绪低落我有,她没有。

    暗自伤心我有,她没有。还长得那么口爱,脸上竟然有胎记我可怜的宝贝。泣

    强颜欢从天呃,笑得最大声的总是她,。大家觉得心光

    所以总结,基本上熏熏是乐观过头的粗神经,简直是侮辱我帮她取了那么有气质的名字,唉

    这就是楚寒洢基本设定的由来快乐。

    再来是男主角的名字,设定里,他是个让小洁很想踹的男主角类型之一爱欺负女主角的大男人。

    为了替女主角报仇,小洁特别取了个有谐音的名字。

    吉儿听完之后,歇斯底里地大叫。“站岗”你取那是什么名字呀我还升旗咧,站岗“

    “是湛蓝的湛,刚强的刚湛刚。”小洁耐心解释。

    “字面上看起来不错,但站岗谁会替男主角取这种名字,啊完全不能接受”

    吉儿还没说完,小洁就义愤填膺,吱吱喳喳说了一长串。

    “因为他对女主角不好,所以我罚他站岗让他站到天荒地老、站到变雕像哈哈哈哈”

    吉儿听完后嘴角抽搐。

    “啊借问一下厚,你家小闵编给你的男主角设定有这么令人发指吗他是把很丑的女主角吊起按照三餐鞭打还是怎么,你非得罚他站到天荒地老,这”

    “因为他对女主角不好,大男人,瞧不起女主角,可恶,没人性,以貌取人”小洁气愤地一一数落他的罪状。

    冷风再次呼呼吹过,吉儿看着处在亢奋状态的小洁,不敢多作打扰,深怕被吊起来照三餐鞭打的人会是自己。

    yuedutextc;

    小洁继续说够。

    “只要他对女主角好一点,我就让他进房和女主角抱抱。”

    “哎呀季小洁,你这滛邪的作者,思想不纯正,接下来你别说你想带那个、那个回来。”

    “主题春色无边耶不行吗不行吗”小洁逮到机会,当然要努力学习如何“暧昧”咩

    “这名字取得多好,女主角高兴就可以叫他无敌小刚刚,不高兴就可以叫他出门站岗,呵”

    “啊季小洁,你你完蛋了,你把第二任责编的话忘了,不可以给男主角乱取绰号,你忘了、你忘了吗”吉儿嘶吼着,试图勾起我的回忆。

    “唉哟三八啦我又没写进去,每一个编的话我都有乖乖听进去,还用力记住哦所以不用担心。”

    吉儿摇了摇头,仰天长叹,为那些被我折腾过的编编们祈福。

    嘿嘿聊完一些创作小秘辛,再跟大家报告a好康的好消息

    城市正举办新年度赠书流动,集合很多作画家的书书要送给大家,有兴趣的朋友,请到“季洁的浪漫地图”一探究竟。

    最后,这一年谢谢小松松们对小洁的支持,也谢谢无敌辛苦的出版社、编辑群的付出与企划,小洁在此祝大家“猪”年行大运,“猪”事如意。

    咱们下一本书“计偷良人”再见喽

丑颜浪娘子第6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955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